目前分類:愛,又怎樣? (2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

吳小碧在電話那頭大吼,「陳欣怡,妳立可白魔女的稱號真的可以拿去丟一丟了啦,丟人現眼,還以為妳見識多,誰曉得遇到愛情還是盲目啦!愚蠢,笨死了,妳自己都不覺得顧先生對妳很特別嗎?妳自己摸著良心說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好像是這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默默的跟吳小碧說了,那個晚上我很下流的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在電話那頭拍手叫好,「幹得好!我吳小碧認識妳到現在,妳就這次獻身獻的最好,我覺得顧采誠一定只是去安慰那個劉佳佳啦~畢竟Joe也是他的助理,兩個人吵架,他去當和事佬很正常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那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不就真的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白痴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陳欣怡,我一直以為妳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,沒想到還是會栽在愛的手裡,遇到真心喜歡的人,都只能偷偷愛偷偷恨,妳為什麼不給你們一次機會,講清楚嘛~反正再怎麼壞妳都跟他睡過一次了。」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感覺得有人在摸我的臉,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,看到顧采誠正看著我,右手摸著我的臉,我和他彼此凝視著,希望這一刻就這樣停留在這時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開口,聲音有點沙啞的說,「欸陳欣怡,我在做夢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他的臉,對他說,「對,你在做夢。」我靠近他,然後我吻了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一場夢,當然不是只有吻而已,我還對他做了更下流的事,梁紹翔的事告訴我,結果永遠都不是最重要的,在我離開這裡之前,我貪心的想要留下更多,更多可以回憶的東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讓我們都當做這是一場夢吧!

 

        夢醒了,我緩緩的睜開眼睛,看到身旁的位置是空的,覺得不妙,原本是打算在顧采誠醒來之前離開,讓他真的以為這是一場夢,沒想到他居然比我還要早起來,這下是要怎麼假裝這是夢?

 

        跟他說我夢遊嗎?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

但我沒有時間多想這件事,因為當百貨公司一開門的時候,設計館湧進了大量的人潮,每個櫃位都擠滿了人,戰爭開始,沒有休息的時候,能夠抽個空去上洗手間,都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。

 

人手不足,我只好馬上打給老闆,他也馬上過來幫忙,但當設計者跟消費者的觀念不同時,就會產生火花,有一個客人質疑錶的功能設計,老闆頓時臉色很難看,在他還沒有趕客人之前,我馬上叫小妮把他帶走,我來接待這個客人。

 

還好,站了幾年的櫃也不是白站的,這個客人很捧場的買了對錶,還訂了另一支手錶要送給媽媽。

 

結完帳後,老闆走到我旁邊說,「欣怡,我允許妳打客人,講話太過份,態度太不佳的妳儘管出手,我幫妳請律師。」

 

「為什麼我一點都不覺的感動?」幫我請律師聽起來好像很夠義氣,事實上怎麼會叫我一個弱女子去跟人家打架?搞不好我還要去坐牢。

 

老闆笑的很假仙的說:「我只是想表達我很挺妳的意思。」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隔天,我帶著滿滿的幸福感來到設計館,卻又看到顧采誠和劉佳佳在櫃上聊的超開心,幸福感馬上掉的滿地都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顧采誠看到我開心的說,「欸陳欣怡,妳來了喔!」劉佳佳也熱情的跟我打招呼,「欣怡姐,早,再過幾天就要開幕了,妳準備的怎樣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勉強自己笑起來,「待會新人會來報到,我會讓他們盡快上手,對了,公司贊助的手錶,我需要現在拿給妳嗎?公司已經另外寄過來了,還有活動的內容也都確定,要麻煩美工幫我們做一下POP展示牌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劉佳佳走到我旁邊,「欣怡姐,真的是謝謝妳了,幫我們拿到這麼好的贊助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因為我們老闆也很重視設計館的發展,既然要做了,就希望大家可以配合的更好,業績也會更好。」我把價值十萬元的手錶和工聯單遞給劉佳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開心的接了過去,打開錶盒和顧采誠分享,「顧大哥,這支就是今年在紅點設計大賽得獎的錶,是不是很酷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們又開心的討論起手錶,我則是繼續做自己的工作,劉佳佳離開之後,他走到我旁邊,「欸陳欣怡,妳是不是不舒服啊?」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

我先讓他吃了藥,要他好好休息,藥一吃下去,不到十分鐘他就睡著了,本來想要回去,但又想到他自己一個人在家,只好又留下來,在一樓客聽和二樓他的房間來來回回,中間有一度他又開始發燒,我又只好拿醫院開的預備退燒藥讓他吃下去,本來還想睡的我,完全放棄了睡覺這件事,一直到早上六點多,他的情況才比較穩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走到樓下,拿起手機,撥了電話給媽媽,她擔心的說:「欣怡,妳怎麼這麼早打電話來?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還是發生什麼事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媽,沒有啦~我想問妳,如果感冒的話,要吃什麼粥比較營養?」我不太會做飯,偶爾在住的地方自己下廚,但都是很簡單的料理,吃什麼東西可以讓身體健康,我其實沒有什麼概念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媽媽緊張的問,「妳感冒了嗎?媽去台中看妳好不好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媽,不是我啦~是朋友發燒了,我想說煮點粥給他吃。」我趕緊解釋,因為我覺得我媽好像已經衝去拿車鑰匙,準備來台中看我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媽媽終於比較放鬆的說:「是朋友啊~」接著又開始試探的問著,「是什麼朋友啊?男生還女生啊?」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隔天,我被媽媽的吼聲吵醒,但她不是吼我,是吼我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快一點,你要遲到了,襪子不是幫你放在客廳的椅子上了嗎?你不會先吃早餐嗎?昨天就叫你早點去睡,硬是要跟我們聊天,還說什麼你一定起的來,你看看你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躺在床上笑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昨天和爸媽一聊就聊到四點多,每個人都捨不得睡,最後還是我喊解散,才各自回房的,結果爸爸還是要遲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起身下了床,走到餐桌旁,笑著看緊張反而什麼都弄不好的爸爸,我從客廳裡拿了他的襪子遞給他,「爸,你先穿上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幫他烤了吐司,塗上果醬,遞給他,他給了我一個感激的微笑,我坐在一旁看著他吃早餐模樣,竟莫名的鼻酸想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都不知道,原來我爸爸這麼可愛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我往前走,離開了飯店,這是我的答案,世界上會有無限的可能,唯一的不可能,就是當愛已經結束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自動門一打開,冷風刮上了我的臉,細雨灑在我的身上,望著眼前霧茫茫,但我的思緒卻前所未有的清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,妳還好嗎?」顧采誠的聲音在我的旁邊響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他被細雨沾溼的外套,和髮絲上的雨水,「你一直站在這裡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點了點頭,抱怨的說:「原本沒有下雨,誰知道突然間就下起雨,本來想去便利商店買雨傘,可是那位大哥說太遠了。」他指著左前方的泊車大哥,接著說:「本來想要進去借,但是你們好像在談事情,所以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還沒有說完的時候,我已經抱住他了,眼淚也開始流了下來,「欸陳欣怡,他欺負妳嗎?要不要我進去揍他?」他緊張的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他胸前猛搖頭,我哭不是因為他,是因為顧采誠,是因為這個時候,他還願意陪我,在這裡等我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才剛一回到宿舍,打算好好洗澡睡一覺,吳小碧的奪命連環call,在我去上廁所的時候,響了三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回撥給她,開始抱怨,「妳打一通就好了,我會回妳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吳小碧在電話那頭說,「我怕妳在睡覺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如果我真的在睡覺,妳還打那麼多通,妳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喔!」這什麼邏輯啊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什麼時候不好意思過了。」她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也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最近在忙什麼?為什麼都沒有打給我?怎麼都不約我出去?我很無聊耶。」吳小碧講這是什麼話?是她住台中,她應該要約我出去吧!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       坐在洗手間裡,沉澱了一下,平靜心情後才回到櫃位上,沒想到顧采誠已經在那裡等我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,妳去哪裡了啊?手機也不接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去上廁所,手機在桌上啊。」我沒有帶手機進廁所的習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眼睛怎麼腫腫的?」他的手突然捧著我的臉,他的臉突然在我眼前放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急忙的掙開他,這個動作太暧昧,「沒有啦~想睡覺。」隨便給了個答案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除了喝酒跟睡覺都不能想點別的嗎?」他吐槽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很認真的回答他,「不能。」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

隔天,不到八點我就醒來了,我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睡著,從外套口袋拿出手機,才發現這麼安靜的手機,居然是因為沒電了,我插上充電器,按下電源,十分鐘之後,我的手機只有更新了幾個APP程式之外,沒有任何未接來電或是簡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為什麼,我心裡有一點點失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為了逃避這種心情,我拿了些髒衣服準備去洗,一張名片就這樣掉了出來,我蹲了下去,看著那張名片發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猶豫著要不要把這張名片丟掉,我應該要丟掉,丟掉這全部的一切,重新思考我的人生,可是心裡還是留著那個疑問,他為什麼要消失?我嘆了口氣,撿起那張名片,我知道我必須自己去找到那個答案,否則這一切還是會如影隨形的跟著我,和我一起生活,但背著這些生活了八年,我真的累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也許我也可以像以前那樣,假裝自己已經遺忘了那些,但事實上,只是自己用來安慰自己沒事的理由,有沒有事?最清楚的永遠是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拿起手機,把手機號碼鎖成未顯示,我打給張富強,他並沒有梁紹翔的電話,只是聽朋友說,他在北投開了一間溫泉飯店,叫香舍春天,我跟他說了聲謝謝。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   「欸陳欣怡,十點多了,妳幾點要去公司啊?」有一道聲音一直打擾我在森林裡快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、陳欣怡!」那個聲音一直在我耳邊吵著,很不情願的把眼睛睜開,模模糊楜看到顧采誠的臉就在我的眼前,他的手不停的拍著我的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厭惡的拍開他的手,「你好煩喔!不要打了啦!」緩緩的坐起身,開始整理精神,才發現我自己居然在一個我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,顧采誠正跨坐在我身上,我馬上瞪大眼睛,把他推到一邊去,開始看著我的衣服有沒有好好的在身上,酒後亂性不是沒有過,但如果發生在我跟顧采誠的身上,那就真的尷尬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身上的灰色運動服還算整齊的穿著,我才鬆了一口氣,看著跌坐在地上的顧采誠,不停的摸著他的屁股唉唉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,妳的起床氣也太暴力了。」他緩緩的站起來,腰有一點伸不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不好意思的跟他說聲對不起,「你有沒有怎樣?我怎麼會在這裡?這裡是哪裡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裡是我家,我的房間,昨天妳喝到叫不醒,我送妳回宿舍可是我不知道妳住哪一間,問妳又沒有反應,只好先把妳帶回家,我都快累死了。」他坐到書桌前的椅子上,臉上帶著倦容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       原本他說要帶我去喝酒的地方,我拒絕了,想要喝酒的話,哪裡都可以喝,我們到了便利商店,我拿了一瓶威士忌,結帳的時候,我問他要不要喝,他搖了搖頭說:「不行,我得開車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我只要了一根吸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我,我則是笑笑的拿著酒和吸管,走到便利商店對面的社區小公園裡,坐在秋千上,打開瓶蓋插上吸管開始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酒量這種東西真的是可以訓練的,或者該說,任何事都是可以被訓練的,我這幾年也被自己訓練的很好,訓練的很會裝沒事過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張著嘴好像在看世界奇觀一樣,緩緩的坐到我旁邊的另一個秋千,嘴巴依舊沒有闔起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我看著他發冏的表情,忍不住說:「蚊子都跑進嘴巴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馬上閉上嘴,吞了口口水問我:「妳平常都是這樣喝酒的嗎?」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隔天,我沒有到設計館去,打電話跟老闆說想休息一天,老闆很爽快的說好,畢竟現在所有事情都在進度內,他很感激我的幫忙了。

 

我開始整理我自己,想到昨天晚上沒有卸妝,就很想揍自己,以前年輕的時候,三天不卸妝都覺得皮膚還是好好,年紀大了才一天沒有卸,臉摸起來好像失去水份的橘子。

 

我不要變成風乾的橘子,忍不住在心裡大吼。

 

好好的洗了個澡,之後躺在床上敷臉,手機卻一直響,但我現在這種狀況是沒辦法講電話的,只好讓手機在那裡繼續響,我也繼續敷著臉。

 

我敢保證這個神經病一定是吳小碧,奪命連環call耶,連我在洗臉的時候,電話鈴聲都沒有停過。

 

把臉擦乾之後,我走桌子旁拿起響不停的手機,螢幕顯示是一支沒見過的號碼,我疑惑的接了起來。

 

「欸陳欣怡,妳今天為什麼沒有來上班?」是顧采誠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為了阻止這種低落的情緒蔓延,我馬上站起身,離開星巴克,還有我那一杯沒喝完的豆漿拿鐵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才一到設計館,顧采誠就走到我面前,好奇的問,「妳怎麼會跟我妹在一起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去SOGO巡櫃的時候遇到的。」接著從包包裡拿出采雅請我轉交的東西遞給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笑著接過去,「謝啦~欸陳欣怡,我們晚上去逛夜市好了,妳來台中應該還沒去過逢甲夜市對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,我想回家睡覺。」昨天被他害的都沒有好好睡,我現在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逛完再回去睡就好啦~陪我去逛啦!」他居然叫我陪他去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!」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放下手機,不經意看到顧采誠正盯著我看,我張大眼睛回看了他一眼,他低下頭繼續吃東西,人都是這樣,可以容許自己看穿別人,卻不希望別人看透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有一道很尖銳的女聲喊著顧采誠的名字,我們四個人頓時都被這可怕的聲音嚇的停下動作,這聲音比小孩哭還要可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打扮的像娃娃的女生,走到我們旁邊,拉著顧采誠的手開始撒嬌,「采誠,我好久沒有看到你了耶~上次和我媽去你家,你爸爸說你最近工作比較忙,我好想你喔~你什麼時候要陪我去看電影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真的很難想像巨型娃娃撒嬌居然會這麼噁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顧采誠的臉比我剛接到家裡的電話還要尷尬,然後將被她拉住的手伸了回來,喉嚨卡痰的說,「呃~安琪,我最近比較忙,有時間再說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每次都說你很忙,我真的很久沒有看到你了耶,你都不會想我嗎?」她裝可憐的說著,邊說還邊把身體往顧采誠身上靠,是沒有骨頭嗎?還是把這裡當酒店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手指忍不住捲曲,很怕自己會忍不住伸手,呼這張過濃的妝容兩巴掌,我這個人最討厭女生三裝,裝清純、裝陽光、還有裝可憐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顧采誠臉色慌張的說:「我沒有啊~是剛好跟子維在一起的時候遇到的嘛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最後一次警告你,離我男朋友遠一點,不要帶壞他,不然我就叫老爸多開幾個副牌給你發展,反正你太閒只會把妹嘛!」我覺得長的漂亮真的很吃香,連生氣罵人的樣子都很漂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顧采雅,妳真的很下流,我都被妳害到年假被取消了,妳還要怎樣?妳怎麼可以干涉男人交朋友的權利。」顧采誠生氣的回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從不干涉我男朋友要跟誰交朋友,除了你以外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喂~妳對自己哥哥這樣講話對嗎?妳有沒有尊重過我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自己的哥哥?原來這個女生是顧采誠的妹妹啊~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冷靜的回答:「那也要看那個人值不值的尊重。」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攔了台計程車,上車之後,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,那個非善類正站在門口,我們對了一下眼,然後我又笑的很敷衍的對他揮揮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再見,陌生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天之中,有多少人從我身邊穿梭?又有幾個人肯為我停留?我又肯為誰駐足?人生只不過是一條又一條的平行線,你以為自己跟誰交錯了,為了那個交集歡呼的時候,不要忘了,那個人或許也是另一條平行線的交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某個交錯的人身上學到,人生永遠不要高興的太早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才剛回到宿舍關上門,電話就響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幹嘛?妳退酒了喔!」真的是太久沒有跟我出來混,酒量才會變這麼差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搭著電梯到了一樓,準備離開醫院的時候,手機突然響了,才從外套裡拿出電話,不到二秒的時間,我就被人撞到,手裡的電話也因為沒有握緊,呈拋物線飛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才在等待一句對不起的時候,卻沒有人理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不是太爽的撿起我的手機,看到它完好如初,沒想到它這麼耐摔,我失去了一個免費換新手機的機會,轉過頭看著肇事的一男一女,正忘情的在我眼前打情罵俏?

 

        Joyce,我真的很忙,最近多了很多新的工作,請妳以後不要再用生病這種藉口騙我出來,這種感覺真的不是很舒服。」男生的語氣雖然很不好,但看的出來還是極力的想要保持一點禮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女生勾著男生的手,楚楚可憐梨花帶淚的說:「我是真的生病,自從和你分手之後,我就得了相思病,我當初不應該那麼任性,我會改,我們再重新來過一次好不好?」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天啊~我以為相思病這三個字只會用在古代言情小說,都什麼年代了這三個字也好意思講出口,哇~我只能說這女生浪、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男生掙脫她勾著的那隻手,很無奈的說:「都過去了,當初分手也是我們兩個人都同意的,妳現在這樣子真的讓我覺得很困擾。」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那個人從停車場的角落走了出來,我看著他停頓了二秒後,馬上衝過去呼了那個人的頭一巴掌,「吳小碧!我差點就要因為妳去看泌尿科了,嚇死人喔妳~沒事在這裡幹嘛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吳小碧一臉委屈的看著我,她都還沒開口我就知道她要講什麼了,「和譚宇勝吵架了喔?」我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點了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時候分手?」我繼續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下來就是吳小碧一連串問候我全家,難以入耳的話,但我聽的還滿開心的,這也表示,雖然吵架了,但是還不到分手這個地步,因為吳小碧還有精神罵髒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反正她只要每次和譚宇勝吵架,就會來高雄找我,好像我這裡是她娘家一樣,一開始譚宇勝會馬上衝來高雄找她,但現在時間一長,他很聰明的會先處理好公事,再來接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說,吳小碧需要一個可以發洩的管道,我只能說因為她,自己很不幸的變成通樂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叮鈴鈴~手機傳來what’sapp的鈴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回過神,拿起手機,是酒友寶寶傳來的訊息,「10點小葉約喝酒,老地方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看著手機上的文字發呆了十秒後,我回答了「OK。」接著,起身準備出門喝酒囉~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出門前,在門口遇到隔壁王太太出來丟垃圾,她一臉很不悅的看著我,我想今天吳小碧的奪命連環call,真的吵到她兒子唸書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馬上揚起燦爛的笑容,走到她面前去和她打招呼,「王太太,不好意思,最近工作太累了沒有注意到手機,下次我要睡覺之前一定會把手機關掉的。」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