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我等你,直到你懂我的孤寂 (1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300  

 

我們總是無意或有意的,犯了相同的錯誤,可是相同的誤會一旦又產生,無意最後仍只能成為有意,然後再也無法挽回。

 

Chapter 6 .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總是會以為,第一次分手過後,我們應當更加珍惜彼此,但如果是這樣,就太不符合我們人類應有的現實,所以,接下來的日子,我們沒有意外的,又分手了幾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因為失約,分手,因為不接電話,分手,因為講話大聲,分手,因為脾氣固執,分手,因為沒有報備,分手,我們用了各種理由來分手,但分手不是我們要的結果,分手就是像要糖吃的小孩,用吵鬧來當做手段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距離現在,最近的一次分手,是他要去當兵的前一個星期才告訴我,他決定要先去當完兵,再回來繼續讀研究所,我並不是沒有做好他要去當兵的心理準備,事實上,不管他要去當幾年兵,我都會等他。

 

所以,這終究還是個「時機」的問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星期前的告知,真的不是任何一個女人都能接受的時間,於是,他新兵受訓的那一天,我沒有去送他,他當兵的時候,我沒有去看過他半次,我們又回到第一次分手的那個循環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300  

 

我只好開始整理家裡,丟掉過期的食物,洗好了碗盤,再把髒衣服丟進洗衣機,書房地板上的書也一一歸位,用吸塵器吸著地板,再用抹布把地板擦乾淨,阿咕咕好像想要討好我一樣,我在哪裡,牠就在哪裡,陪我整理這一整個很像二戰過後的現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我下樓丟了垃圾,順便到附近買了碗粥,準備當康尚昱的晚餐,再回到家的時候,康尚昱也醒了,正在客廳四處張望,不知道在找什麼,看到我之後,他開心的笑著,然後走過來抱住了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只好用手肘拐了他的肚子一下,他也只好摸著肚子退後三步,我走到廚房把粥倒出來,他跟在我旁邊,保持十公分的距離,阿咕咕也跟在我的腳邊,保持十公分的距離,不管我在幹嘛,他們兩個就各黏一邊,我夾在他們兩個中間,幾乎快要窒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把粥端到客廳,對著十公分旁的康尚昱說,「快點吃,吃完好吃藥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看到我主動對他說話,他開心的接過湯匙,說了聲好,坐在沙發上,然後很認真的吃著粥,我則是抱起阿咕咕,走到一旁坐下,總覺得牠好像變輕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唉唷,我們阿咕咕好像瘦了。」我心疼的摸了摸牠的肚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康尚昱馬上放下湯匙,光速的移到我旁邊,「我也瘦了。」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300  

 

分手不是結果,它只是一種選擇,而我,又在分手後的第三百六十四天,做了另外一個選擇。

 

Chapter 5 .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桌上的日曆上又打了一個X,從我告訴康尚昱,「去台北唸書吧!」的那一天起到現在,已經過了三百六十四天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遠在台北的他,每到假日就會回來台南,就算只有一天的假期,也會前一個晚上搭夜車回來,回來的次數已經多到,讓康伯伯一看到他回台南就想把他趕出去,氣的常來我家找父親訴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大家都知道我們之間的不同,但沒有人敢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今天晚上康伯伯拿了二瓶高粱酒,來找父親小酌,我在樓上偶爾聽到兩個人大聲說話,聽到康伯伯在樓下咆哮,「我現在想到他明天又要回來,我就整個人都火起來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康伯伯今天心情不好,是因為明天又是星期六了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300  

 

「依依,妳聽我說,我跟心安只是很普通的聯絡,偶爾問問好,根本沒有什麼。」他著急的想要再繼續對我說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有哪個女人,在現在這種狀況,還願意聽男人的鬼話連篇?

 

當下的打擊已經很令人不堪了,但是更讓人害怕的是,接下來是不是會有更多的謊話出現,這讓我更恐懼,讓我發毛的不是謊言,而是說謊的那個人,我不希望康尚昱再對我說謊,然後我們會走到無法收拾的地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出去,在我還沒有用電腦砸死你之前,趕快出去。」我已經快要克制不住了,給了他很真心的建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依依,妳不要生氣,我和心安本來就只是好朋友而已。」他還沒有說完,我已經出手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他一向把童心安當朋友,但童心安可有這麼想?如果她是這樣想的話,那麼我們打了那麼多年的架,又是為了什麼?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次先飛過去的只是鍵盤而已,他躲開了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300  

 

秘密不是你騙我,或是我騙你,而是成了愛情裡你和我的距離。秘密越多,隱瞞越多,我們之間,就會離越來越遠,然後漸漸的忘記了相愛的溫度。

 

Chapter 4 .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依依,妳以前和心安不是相處的很好嗎?~怎麼又和心安打架了?」媽媽走進我的房間,坐在我的床邊,一臉不解的看著我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聽到這句話,我在心裡冷笑了一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相處的很好,這五個字,太言過其實,我和童心安的相處,沒有一點溫度,她不會主動找我說話,我也不會對她主動微笑,我們好像只是活在同一空間,但卻不同時間的人,在各自的二次元世界裡穿梭,唯一的接觸,只有媽媽讓我去叫她下來吃飯的那一分鐘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相對於童心菱明著來的欺負,對於童心安的冷漠,我覺得更有壓力,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應該要像她的姐姐一樣,恨我,也恨我媽,對我吐口水,找人教訓我,但她並沒有,只是非常冷漠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300  

 

「幫我查明後天去美國加州的機票。」我再說一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~睡醒幫妳查,我剛夢到蒼井空和波多野結衣,我要再去找她們。」他聲音含糊的回答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電話這頭翻了白眼,「那我叫樂晴打給你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~要不要這麼陰險?」他聲音開始變的清晰,感覺樂晴這兩個字,完全讓他有了精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希望是明天下午或晚上的班機,幫我訂好之後,mail給我。」我笑笑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無奈的回答,「嗯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滿意的掛掉電話後,再打給康尚昱,飯店業訂飯店有他們的訣竅,我只要告訴他,要住在哪一區,他一定能幫我找到價格好、地點好,又舒適的飯店,所以總經理每次出國,都對我選的飯店,讚譽有加,只有天曉得,其實全是康尚昱選的。

, , , , ,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300  

        面對珍愛的人,寬宏大量在愛情裡,只是一段無關緊要的字句,愛最後都只能平凡的成為一場永無止盡的佔有。

 

Chapter 3.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「童依依,外找。」坐在窗邊的同學,冷淡的喊著我的名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並沒有意外,也從來不認為從國中的環境,換成高中,我的一切就可以重來,班上仍然有許多國中就和我同班的同學,我的背景底細他們知道的一清二楚,我其實就只是換個環境,換套制服,然後繼續被排擠,沒有什麼好不習慣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放下手上的筆,闔上英文課本,冷靜的走了出去,幾乎每一天,都有人要找我,有些是同父異母姐姐們的好朋友,來替她們打抱不平,有些是康尚昱的崇拜者,也是來替他打抱不平的,有些就是單純看我不順眼的,因為我在國中禮堂外親了康尚昱的破格舉動,完全的被女生討厭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天至少會聽到幾次,「妳給我小心一點」或是「妳怎麼那麼不要臉」,聽久了我都自然當成,啊~她們希望我注意安全,或者是啊~她們稱讚我這麼有勇氣,有時候,我甚至會跟她們說聲,謝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家裡,看到媽媽的各種辛苦和勞累,我已經隱忍到,沒有力氣去在乎太多別人對我的意見,我只想要趕快考上大學,離開這裡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生活。

 

, , ,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300  

 

林裕芬的興奮持續不到十秒後,悻悻然的把東西遞還我,然後雙肩垮下的走回自己的位置,開始工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,人不要對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好奇,受傷的都會是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把注意力拉回工作,沒過多久,總經理走了出來,把手上那堆文件放到我桌上,我抬起頭看著他,再看了下電腦右下的時間,不到一個小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都看完了,所以我要下班了,妳忙完也可以下班了,我之前就有說過,妳不一定要那麼準時上下班。」總經理俏皮的對我笑了笑,還眨了下眼,魅力無窮啊~不過要是康尚昱對我眨眼,我應該會毫不留情的給他一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,目送總經理離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坐在我對面的林裕芬已經完全笑不出來了,因為剛剛二老闆和三老闆,在十分鐘前,從另一頭的辦公室出來,交代她一堆工作後才離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說,我可以接受她對我的酸言酸語,因為跟她比起來,在公司裡,我的確是很幸運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      300  

 

          「那就好,所以沒有吵架喔!」他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,沒有吵架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所以,妳沒有生氣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對,沒有生氣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在電話那頭安心的笑了笑,「那我晚上我去接妳,我同事拿了二張DVD給我,有妳最喜歡的Leonardo DiCaprioTom Hiddleston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。」我快速的掛了他的電話,又想拐我去他家,我決定今天要乖乖在家吃樂晴煮的飯,才三天沒有吃,我已經非常想念。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            300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從計程車窗望出去,我看到了一個高中男生穿著制服,帥氣的拉著一個女孩,女孩的表情有點慌張,讓我不知不覺就想起了那一年的事,我忍不住在車上笑了,司機回過頭看著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也只能尷尬的回看著他,我無法跟他分享剛剛為什麼而笑,因為這一講就會講的好長,就像我和康尚昱一起走過的,這五千多個日子一樣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司機先生仍然很專注的看著我,我忍不住皺了皺眉頭,難道他真的這麼想知道?那我要從什麼地方開始講?從我第一天拿石頭丟康尚昱的時候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還在思考怎麼開口的時候,司機先生專注的表情,開始轉變成不耐煩,先是在口中嘖了一聲之後,再對我說,「小姐,已經到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這才回過神,透過玻璃窗,看到公司大樓正在我右前方二十公尺,原來我擔誤了司機先生的時間,只好趕緊付了錢下車,計程車幾乎在我關上門的那一刻,就馬上開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著迅速離開我視線的計程車,我也只能在心裡跟司機先生道歉,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這一點,真的很抱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看了一下手錶,時間已經逼近下午一點,老闆一點半會進公司,我還有些資料得要準備給他,不管身上的裙子和高跟鞋,我用跑的衝進公司,再加上坐電梯的時間,總共花了五分鐘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           300  

 

   人生雖然會有很多的第一次,但有些第一次卻會變成唯一的一次,就像我十五歲那年的告白,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第一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聽說尚昱哥交女朋友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對啊~聽說是高中部的校花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所以傳聞就是假的嘛,尚昱哥怎麼可能跟別人隨便在一起?他爸可是鄉長耶,怎麼可能讓自己兒子跟一個小老婆的女兒在一起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不要懷疑,這絕對是國三這年紀講的出來的話,大人們已經過了年輕的時代太久,都忘了我們其實都比想像的早熟,但卻又用不成熟的方式,來展現自己的特別和與眾不同,壓制別人,成了學生世代,我們抒發壓力的最不聰明的方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我同父異母的大姐,在我生活的四周,開始她不成熟的謠言散播,我就不停的聽到這些言語攻擊,當我國一的時候,還有康尚昱當我的靠山,但和我相差二歲的他畢業後,我就成了大家午餐聊天的八卦對象,也成了某些人洩憤的目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每次康尚昱在校門口等我一起回家的時候,總是會問我,今天有沒有人欺負妳,我總是會說沒有,因為不只是今天,而是每天,忍耐成了一種習慣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        300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快速的換好衣服,化了個簡單的妝,我再出走房門的時候,立湘遞了杯咖啡到我面前,我笑了笑接了過來,然後她又用另一手遞了隨行杯給我,「這給妳帶去公司的。」咖啡是立湘的強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感動的親了她一下,她則是皺了下眉頭,顯然對女人親她表示不樂意,然後又跑去沙發跟阿咕咕窩在一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案子趕完啦?」我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立湘點了點頭,她是影像平面設計師,自己接一些案子在家做,還好立湘很有才華,可以自己在家獨立作業,不然我們三個有多擔心,這孩子不愛講話、不擅交際,去外面工作肯定會被欺負,沒想到,她很爭氣,設計的作品,得了很多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手機沒電了?剛學長傳訊息給我,問妳到家了沒有?說妳電話打不通。」正在看電視新聞的明怡,轉過頭來問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從包包裡拿出手機,真的是關機狀態,「什麼時候沒電的,我完全不知道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怡遞了她的手機給我,「不然妳先用我的打給學長。」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           300  

 

 

 

坐在計程車上,面對家裡那些永遠無法解決的狀況,無力的嘆了八百次氣,在我懷裡的阿咕咕很識相的一個聲音也沒發,一大早載到我這種奇怪的客人,司機先生也不停的從後照鏡察看我的狀況。

 

在我要下車的時候,司機先生對我說了一句,「小姐,人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,看開一點,不要想太多啊!」

 

    我微笑的謝過司機的溫暖後,在巷口下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就是看超開,才不想回去台南,一切順其自然,過自己想過的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才剛下車,就聽到林樂晴大喊我的名字,「童依依,妳肯回家啦!我都快忘記妳長什麼樣子了。」我也才三天沒有回家,這話會不會說的太過分了點?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300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他端著牛奶走到我面前,「會議時間改到十點半了,不用緊張。」然後對著我又大咧咧的笑著,陽光從陽台灑了進來,照在他的左側臉,我想起了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,趴在圍牆上的傻樣子,美好的笑容到現在從未改變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,他自己喝了好大一口後,再把杯子放到我手上,一臉滿足的說,「溫度剛好。」我看著手上只剩三分之一的牛奶,真的是無言以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快去換衣服啦!」我抬起腳往他的小腿踢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吃痛一聲,撫著小腿,「好啦!」接著又蹦蹦跳跳的走到衣櫃面前,準備換衣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喝著牛奶,拿起桌上的各種信封和繳費單據,又忍不住對著他大吼,「我不是叫你要辦自動轉帳嗎?你房貸又忘了去繳了?汽車強制險要到期了,你到底是去繳了沒?」前天才看了一本雜誌,上面說千萬不能當個高分貝女人,另一半容易有壓力時,我就下定決心改掉這個壞習慣,沒想到才多久時間,就馬上破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可是,男人們一定要知道一件事,女人如果會對自己大吼大叫,要嘛不是你們慣出來,就是讓你們給惹出來的,講白一點,就是只有二個字,「欠罵!」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

        300  

         二十年了,時間會改變很多事,不管是你願意發生,或是不願意發生的事,它就是這麼理所當然的,存在於我們生活過的每一天,見證了我們走過的一點一滴,化解了一些情緒,但也更糾結了一些混亂。

 

但唯一不變的,是我二十年來如一日的準度,我拆開了一大包昨天在大賣場買的單顆包裝清涼有勁薄荷糖,先從趴在床上半裸男子的肩膀丟去,中!他感覺到被攻擊,便稍微挪了下身子,再把棉被往上拉了一點,試圖掩護,但策略失敗,我又拿了兩顆從他後腦勺丟去,依然中!他伸手抓了抓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康尚昱!已經八點五十了,你今天早上不是還要開會嗎?」如果要說這個跟我在一起十五年的男人有什麼缺點,那就是賴床,好像有人在他身上塗了八萬瓶的快乾一樣,已經完整的和床黏成一體,好像陷入熱戀裡,怎麼樣也不肯分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的頭埋在枕頭,咕嚕咕嚕的不知道在講什麼,我又再拿了三顆,更用力的朝他後腦勺打去,達、達、達!我依稀能聽到糖果碎掉的聲音,忍不住在心裡嘆了口氣,因為他瘋狂的賴床,我已經不知道有多久,沒有好好的吃過一顆完整的糖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用力果然是有效的,他揉著後腦勺,從床上坐了起來,臉上帶著沒睡醒又痛苦的表情,我繼續拿了一顆,依然非常準確的丟中他的額頭,記得上次經過行天宮,有個擺攤的算命伯伯一看到他,就說他額頭飽滿是福相,那時候我多麼驕傲,可能他小時候的額頭有「飽」,但「滿」肯定是我丟出來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了啦~起床了啦!痛死了!」他哀怨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昨天有沒有跟你說過要早點睡,結果你還硬要把DVD看完,你活了三十二年,還不知道自己睡不到七個小時就肯定賴床嗎?早知道我就不要叫你,讓你遲到算了。」我邊唸他邊走到廁所,幫阿咕咕把屎把尿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           300  

 人生是一場從頭到尾的進行式,結局是死亡。而我的初戀,走過五千多個日子,現在仍是一場進行式,結局會是什麼,到現在我還猜不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我站在一個極度陌生的環境裡,坐在我面前的一個女人,正用著無法解讀的眼神打量著我,不過正確的來說,應該是打量著我和我的母親,眼神裡含著太多的意思,對十歲的我來說,解讀不出來那麼多的情緒,我唯一知道的是,她看起來並不喜歡我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對著坐在她身旁兩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女孩帶我到外面去,但我並不願意,因為我非常擔心我的母親。

 

在我十歲以前,和我一起生活的就只有媽媽,我必須保護她,但是媽媽卻一直在我耳旁安慰我,要我別擔心,她絕對不會有事的,看著媽媽又緊張卻又堅持的臉龐,我掙扎了好久好久,最後,才起身慢慢的跟著那兩個女孩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走出門口,腳步都還沒有站穩,我就被其中一個較高的女生推倒在地上,她好像在看著全世界最噁心的生物一樣的看著我,然後對我說,「妳和妳媽一樣噁心,不要臉,髒東西。」朝我吐了口口水後,轉身就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口水在我臉上,熱熱的,第一次聞到屬於現實的臭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另一個女生站在我面前,冷淡的看著我,什麼話也沒有說,就這樣一直不停的看著跌在地上的我,我們的眼神在空氣中碰撞,我開始全身戒備,但緊繃了一會過後,她什麼也沒有做,只是冷默的離開,我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,然後擦掉臉上的口水,我並沒有哭,倒是緩緩的笑了,在我還沒有來到這裡之前,我曾經想像著可能會發生的各種情節,但這絕對是最差勁的一種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