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我和她們的故事 (1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和她已有好一陣子沒有聯絡,斷斷續續的從其好友口中知道,她仍然和之前吵不完也分不掉的男友在一起,她男友就是傳說中的「三不男人」,不主動、不體貼、不過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主動聯絡女友、不體貼女友、不過問女友去哪裡,一場跟自己談的戀愛,她談的很孤獨,但卻遲遲未放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大家都勸她,快點換個男人,真的好好談上一次戀愛,她總是笑笑的說好,敷衍大家,也敷衍自己,有些人對於愛,不管有多殘破,始終抓的緊緊的,因為三個字,叫捨不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再爛的男人也會有對他離不開的女人,這就是事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在這裡告訴我的好友馬克B,不要再怨嘆為什麼爛男人,還有女人喜歡,就像我偶爾看到某些女人,心裡也會出現OS,憑什麼她可以有人愛,愛情就是可以只「憑什麼」,因為愛本來就很瘋狂,沒有任何道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捨不得真的很可怕,因為這三個字,有多少女人被逼死,明知道,他並不適合自己,無論是個性還是各種等等,理智告訴自己,和他在一起很難幸福,但被愛遮住眼睛時,哪管自己多勉強,每天哭著告訴自己,只要能待在他身邊就是幸福,多諷刺。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 

 

很多東西,靠的就是二個字,叫做經驗。

 

比如,被劈腿。

 

第一次被劈,大概要哭掉十加侖的眼淚,修復期可能要二年,第二次被劈,差不多五加倫的眼淚,修復期變成一年,第三次被劈,降到二加倫,修復期縮短成半年,第四次第五次之後,被劈腿就開始跟被搶道一樣,頂多在車內罵幾句髒話,然後還是得繼續上路。

 

這個週期,是取自某友的「經驗」,次數也是取自她的「經驗」,不要懷疑,她從初戀到現在,交了四任男友,就是活生生被劈了七次,其中有一任男友甚至同時劈了三個女人,這聽在我們身旁的男性好友耳裡,有多麼羡慕嫉妒恨,比健達出奇蛋更驚奇,三個女人一次滿足。

 

還有一位男友,連續劈了三次,然後她原諒了三次,再劈第四次的時候,她用最快的速度找人換鎖,打包他的行李,全都丟到一樓管理室,過程不到一個小時,全部完成之後,她打電話來跟我炫耀,她上班的時候,都沒有這麼有效率。

 

我想她老闆聽到,應該只能哭哭。

 

她交往的每一個對象看起來都非常的單純,有的是國小老師,戴著一副眼鏡,溫和有禮,聊天吃飯還會講到對教育的觀點,老師應該在學生求學之路發揮什麼良好的影響,講到我都想把自己的小孩送去給他教,只是不知道,他收不收狗就是了,最後他劈了學校的音樂老師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非常的愛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,我們雖然沒有從小一起長大,但是我們足足相識了十六年,這十六年來,我們從來沒有遺棄過對方,我們看著彼此成長、戀愛、失戀、再成長,我們不曾在誰的痛苦時缺席。

 

        我們有很多的共通點,喜歡什麼、討厭什麼、地雷在哪,幾乎都差不多,我們兩個也不是喜歡講電話的人,如果遇到不開心的事,就會約出來,喝喝酒聊聊天,光我們二個喝酒的酒錢,少說都能買上一台中古車,至於是什麼牌子的中古車,我也只能保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原本是國中同學的好友,後來大家常玩在一起,慢慢的就變得很熟,一開始看到她的時候,覺得她長的好漂亮,眼睛大皮膚白身材又修長,重點是個性也非常的爽朗,那個時候的我,不只喜歡她,甚至有一點點崇拜她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後來出社會工作,她做的是業務的工作,時間自由,人脈廣闊,收入也很不錯,非常會安排自己的生活,我的高爾夫球也是她教我的,我們一起旅行、一起到很多地方喝酒、一起聊未來談以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把她當做是自己努力的目標,要和她一樣,自立自足,並且懂的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年輕的我們,只有七個字,「沒有什麼好怕的」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256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距離她的上一次戀愛,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了。

 

這八年裡,我約莫三天就會聽到一次,「我好想談戀愛」,約莫五天就會聽到一次,「為什麼沒有人愛我?」約莫一個月就會聽到,「我覺得那個誰誰誰不錯,妳覺得呢?」

 

她極度的渴望被愛,也很容易愛上別人,而不去管對象是誰,以前總會擔心她被騙,但現在只能祈禱她不要被騙的太多,對於喜歡上的人,她總是能馬上投入她澎湃如海水倒灌的愛給對方,但愛卻像潑出去的水,總是有去無回。

 

但,這從來不會澆熄她對愛的熱情,八年來,她已經愛上無數個,總是能讓我們吃驚的對象,最近一次是,小她八歲的夜店吧檯調酒師,每天晚上總是傳訊息問過一個又一個好友,今天誰能陪她去夜店。

 

她對愛的付出非常慷慨,她是我唯一相信,如果對方要她的心臟,會馬上二話不說把心挖出來的人,如果換作是我,我可能會先問上一句,「請問你哪位?」但她不會,對於所愛的人,她的付出沒有底限,重點是,她也從不抱怨。

 

包括八年前和她分手的男友。

 

他們是大學時的班對,男方去當兵的時候,她把工作換到他當兵的地方附近,薪水一個月從三萬塊,變成二萬塊,從台北市去了台東縣,丟下家人朋友,只為了希望能夠靠近男友一點,那時候,我還沒有認識她,不然我會放鞭炮鼓勵她的勇氣。(不環保)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常覺得,身旁所有處女座好友們裡,我是最不像處女座的一個。

 

有潔癖的,潔癖很嚴重,(但她們通常會馬上反駁,這個只能稱為愛乾淨),拒絕冠上潔癖這種字眼,就像她們覺得養狗可以,但不需要跟狗一起睡,怕說的太直接會傷害我的心,她們不會一臉嚴肅的對我說「髒死了」,她們只會皺著眉頭說,「這樣有點不乾淨」,我感謝她們的恭順善良。

 

有正義感的超有正義感,當有不公義發生,在我還沒有暴走之前,總是會有人比我早一步先翻桌,我本來應該會是帥氣的俠女,但卻後變成拉人和勸阻的角色,我偶爾也想翻一下啊!那多酷。但我的速度總是比不上其他處女座的朋友們,那些秒速衝進腦門的正義感,常常害的我好幾次心臟都要停了,也好幾次差點發生危險,不過值得慶幸的是,我仍舊還在這個灰灰的世界上自在的呼吸。

 

老天不會虧待做好事的人,如果你發現老天對你不夠好,那肯定是你也做了不少壞事。

 

她是我的老同學,處女座,生日和我差一天,我比較孤僻自我,她比較活潑體貼,我比較咄咄逼人,但她比我更咄咄逼人,她曾經在公園把一個推倒媽媽的國中男孩罵哭,那年我們也才二十歲,她從不是大聲說話,她只是在每個字上都藏了刀,刀刀斃命,雖然我現在已經記不得她當初講了什麼,但如果那男孩有好好聽進去的話,我相信他現在絕對是個可以領模範兒子的孝子。

 

我比較常穿褲子,她比較常穿裙子,不是她比較傳統,而是她覺得裙子在男人的世界裡,還沒有普及化之前,裙子是女人的優勢,不穿白不穿。我比較常穿帆布鞋,她比較常穿高跟鞋,我比較喜歡在家,她比較喜歡熱鬧,我比較喜歡白色,她比較喜歡黑色,我們是差別很大的同星座。

 

       相同是,我們都很喜歡自己是處女座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 

 

     那年,我十八歲,她八歲,是高中同學的妹妹,那時候還在瘋職籃,我最愛喜歡周俊三和羅興樑,同學喜歡黃春雄,我常去她家交流剪報、小卡之類的,她們家有五個姐妹,她是比較不受控制的老二,但她妹妹,卻是全家都控制的妹妹。

 

   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小妹年紀最小,所以大家對她都特別保護,印象最深刻的是,大姐那時候已經是我很羡慕的大學生,在台北唸書,回家都會買一些台北流行的髮夾、髮圈或是小飾品回來給姐妹們,那時候的大姐,是我想要跟上的指標之一,會唸書又會玩,大學生活好不精彩。

 

    大姐就會幫小妹綁頭髮,然後跟小妹說,「妳用小花髮夾最好看,其它的都不適合妳。」或是「妳一定要帶水藍色髮圈,其他都不適合妳。」於是小妹的頭上永遠都是小花和水藍色髮夾。

 

    還有連身洋裝或連身裙,不是粉紅色就是淡紫色,小妹只要看到我,就會跟我炫耀她的新洋裝,「姐姐,妳看!媽媽說我穿裙子最好看了。」我曾經說,「可是我不喜歡穿裙子,很麻煩。」然後她對我說,「是喔!我沒有穿過褲子。」是的,小妹連冬天都是裙子加長襪。

 

     有一次帶小妹一起去逛街,要順便幫她買新的鉛筆盒,到了文具行,我們走到一堆鉛筆盒面前,同學對著小妹說:「喜歡哪一個自己決定。」後來,小妹想了很久,真的很久,因為那時候我很想上廁所,所以她的一秒對我來說都是一世紀,在我膀胱要爆炸之前,我有點不高興的說,「妳也想太久了吧!」

 

     小妹轉過頭來對我說,「我沒有選過東西嘛!我當然要想很久。」

 

     後來,我只好跟文具行老闆借了廁所,出來之後,她還是站在鉛筆盒區前思考,最後同學也受不了的說,「紅的跟黃的選一個!」小妹想了三秒之後說,「那我要黃的。」最絕的是同學,她說:「紅的比較亮,選紅的。」然後就去結帳了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 

        總是會有那麼幾個人,你覺得這輩子應該不再會見到她,並不是有什麼深仇大恨,也不是有什麼恩怨糾葛,就是一起打鬧了一陣子,一起玩樂了一陣子,像水和油混在一起攪一攪之後,了解對方的屬性之後,才發現有很多價值觀和生活態度不同,久了就會回到自己的軌道上,各走各的路,最後終究水是水,油是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和她就像是那樣的關係,我們在年輕狂妄的時代碰上,一群人玩鬧、旅行,沒有生活負擔、沒有現實牽扯,我們都看過彼此最無憂無慮的笑容,可是當時間一年一年的經過,我們的生活不再只有單純的玩樂,我們開始面臨所謂的人生,我們開始知道什麼叫做工作壓力,我們開始知道生活需要規劃,我們開始學習愛情的樣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出社會工作後,她找了一份主管秘書的工作,我則是在英文補習班裡推銷英文課程,我們總是三天兩頭一定要約出大家來一起聚聚,不是他約就是她約,要不然就是我約,剛出來工作的時候,我們總是恐懼自己消失的青春,不管如何再忙再累都想要緊緊拉住,長大後才發現,想拉住的不是青春,而是那種什麼都不必在乎的感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都以為長大就可以自由,卻不知道長大才是被一切束縛的開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她是最早被愛情束縛的那個人,當她告訴我,她談戀愛了,是和公司裡的同事,我見她笑的如此快樂,便認定她的愛情一定是幸福的,但後來我卻發現,似乎和我想像的不一樣,她的愛情好像是一場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和我一起吃飯的時候,先是拒接了幾次男友的電話,過了好一陣子才回,她給男友的理由是,剛剛和朋友吃飯,那餐廳在地下室,所以收訊不好,但我們明明是在露天的燒烤場吃飯,男友似乎又是問跟誰一起出去,她又支支吾吾了好一陣子,不停的跟男友說,「就是跟朋友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問她為什麼不跟男友講清楚,她給了我一個無法回答的答案,「不能讓對方對自己太安心。」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好久沒有見妳,因為妳總是很忙,忙著取悅妳的男友,不,那程度是已經是太上皇,怕他餓著、怕他熱著、怕他無聊、怕他生氣、怕他變心,妳一個人得要身兼好多職,當他的廚師、當他的電風扇、陪他一起打線上遊戲,他一皺起眉頭,妳就從不說no,他一說妳多心,妳就馬上說sorry

 

       算一算,我們也認識了五、六年,在妳尚未完全失去自己之前,還記得妳最大的興趣就是數落自己和無限循環的減肥,老是覺得自己蠢,不然就覺得自己笨,減肥的意志力,在我認識的所有女人裡,妳若要排第二,沒有人敢排第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記得妳可以一個星期完全只吃白吐司配白開水過日子,也可以一整個月晚上不吃午餐,到成大慢跑二個小時,更可以陪我們這群瘋子去吃麻辣鍋,筷子連拿都沒有拿起來過,就看著我們吃,陪我們聊天,半點口水也沒有吞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這種事,我真的一輩子都做不到,所以我胖,我甘之如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對妳就真的不公平,妳總是這麼努力、這麼有毅力,卻依然瘦不下來,我知道這讓妳很受傷,還陪妳去醫院檢查過,報告上也說一切正常,但就是瘦不下來,雖然朋友們都說,胖嘟嘟的也很可愛啊,但一樣都是女人,誰不想穿上小一號的衣服,妳也是一樣,買了件漂亮的衣服,掛在房間,激勵自己要變瘦,可是怎麼做都徒勞無功,我知道妳失去了信心。

 

但一直以來,我都覺得妳很漂亮,大大的眼睛,高高的鼻子,重點是不用上色的嘴唇就已經粉嫩嫩的,皮膚又白又透,這些都是我常常跟妳說的,可是妳總愛反駁我,要我身為朋友,就不可以說謊,對於妳的美麗,那都是真的,我唯一對妳說過的謊就是,妳廚房裡的烤麵包機不是妳的貓弄壞的,是我故意弄壞的,因為我不想再看到妳買了一堆白吐司冰在冰箱,當作妳的三餐。

 

妳的親妹妹也說我做了一件好事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從我們小時候還留著鼻涕,跟隔壁鄰居打打鬧鬧,到我們現在長大了,跟同事打打殺殺、跟朋友分分合合,除了家人外,與我們相識的都是朋友,只是在於交情多深,有的只是點頭之交,有的是歡喜冤家,但不管你再交了多少朋友,好的壞的,肯定會有一個讓你又愛又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對我來說,就是那樣的存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常說上輩子,不知道對她做了多少壞事,所以我這輩子來贖罪的,她總是靠著一股傻勁就往前衝,不管旁邊的人怎麼好說歹說,她的耳朵就是打不開,跟化石一樣硬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以前唸書的時候是,後來工作的時候是,接下來談了戀愛也是,不管我們怎麼說,她就是很堅持,堅持錯的那股毅力,我又生氣又佩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很多事都是這樣,當一個人說你錯的時候,你或許還可以反駁,我沒有錯,是你和我的想法不同,當十個人說你錯的時候,你或許該靜下心來思考,我是不是真的哪裡錯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她不會,就算一百個人說她錯,她依然可以大聲的說,我錯在哪了?當大家都說不要的時候,她就會說,為什麼不要?當大家都說做不到的時候,她就會說,有什麼做不到的,她這種不怕死的個性,總是讓她傷痕纍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以前,總是會大家輪番上陣,好好的勸說,讓她別往坑裡跳,她總是會嘴裡說著好,然後又暪著我們去做,等到受傷了,才告訴我們,她做了什麼,好幾次打算不管她,但又放不下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和她的認識,其實我自己想想都覺得好笑,我們認識在年少輕狂的時代,那時候我看她不順眼,她看我也不滿意,事後兩個人聊到這件事,我們都說不上個所以然來,青春就是這樣,靠的就只是一股無厘頭的直覺,在生活裡橫衝直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,她就是一個充滿自信的女孩,對!那時候的我們,還只是個剛滿二十歲的女孩,我們在系辦上碰到,她是外校學生來和主任訪談,主任介紹我們認識,也許是她個子很高,總是低著頭瞇著眼睛看我,讓我有一種想要叫她睜大眼睛好好看我的感覺,而她則是覺得,我抬起頭看著她的時候,那一臉桀驁不馴,讓她有想要往我身上抽幾鞭的衝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的初印象,就是這樣互想甩對方巴掌,後來我們的互看生厭,不是結束在我真的呼了她一巴掌,而是在校外遇見,我在等我的珍奶,而她在點她的烏龍綠,站在一旁的時候,看到她突然被一個女生狠狠的扯了頭髮,原本俏麗的馬尾變成滿頭散髮,而她依然堅強冷靜的站在原地,那股自信沒有因為狼狽而消失不見,挺酷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原來扯她頭髮的女生,是她學長的女朋友,但後來因為學長喜歡上她,想跟女朋友分手,所以女朋友失控的認為都是她的錯,帶了姐妹要來教訓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遞了梳子給她,順便補上一句,「妳沒事搶別人男朋友幹嘛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結果被狠狠青了一眼,「要不是看在某些地方我還滿欣賞妳的,我真的會二話不說摔妳梳子」,啊~原來她欣賞我,但其實我也在某些地方很欣賞她,比如她說話的時候,每一字每一句都非常有條有理,跟我這種想講什麼就講什麼的類型完全不一樣,那時候主任常對我說,「妳就是廢話太多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,我們開始真正的了解彼此,她是單親家庭,母親在台北工作,她到南部唸書,從小媽媽給她的觀念就是,女人什麼都要靠自己,男人只是人生的附屬品,知道嗎?當我才二十歲,對愛情還有很多幻想的時候,她已經看破紅塵,那對那時候的我,衝擊該有多大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2013-05-07 12.07.02  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認識在最美麗的時代,我們身著同樣的制服,卻t總是希望別人看的出我們的不一樣,我們形影不離,有她就會有我,我們放肆的揮灑青春、盡情歡笑,唯一的煩惱不是大考小考複習考,是臉上偶爾冒出的青春痘,而它又剛好長在鼻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是我青春的印記,我們在那一段時光,為彼此烙下了深刻的記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即使接下來我們各自進入到不同的環境,身旁的人來來去去,離開高中,就會漸漸的失去高中時的朋友,離開大學,也慢慢的也與同學失去聯絡,每換一個職場,同事來來往往,能夠留在身旁的也沒有幾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畢竟曾經深愛過的人,也能轉眼成陌生,面對這一切來來去去的狀況,只是從開始習慣變成已經麻痺而已,慶幸的是,我們還能夠陪著彼此,過了一年、二年,甚至是十年、十五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她的改變,她看著我的成長,我們看見了彼此最脆弱的那一面,也開始發現彼此越來越堅強,從一次又一次的教訓裡面看開,有些人、有些事,絕對不能勉強,於是這樣的看開,又成了別人拿來數落自己的武器,他們會說,「妳變了,妳以前不是這樣子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始終啞口無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個性溫柔、不大聲說話,相處起來會總是讓人感覺舒服,從不與人起爭執,只要是朋友的事,無條件說好,總而言之,十五年前的她,是個沒有攻擊性有義氣又漂亮的女孩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        和她的第一次見面,是我剛踏入這又酸又苦偶爾天降神恩,才會有一點甜頭的社會職場的第一步,是的,她正是面試我的主管,我已記不清楚當時的狀況,但我沒忘的是她嘴角的那顆痣,當她在面試時笑著說著的時候,那顆痣總是有股莫名的力量,要我觀賞它的各種角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,我錄取了,原因是「是個專注認真的人」。雖然到現在,我仍然沒有告訴她,那時候純粹只是我太專心看她的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不是一個容易討好的上司,因為她的點永遠讓人抓不住,公司的人都說她很有個性,有的前輩甚至偷偷告訴我,跟她相處了好幾年,依舊無法了解她,對剛新人的我,除了適應什麼叫工作外,我並沒有多餘的力氣去「巴結」她,也許是這樣,反而慢慢的跟她熟稔了起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時候,我二十二歲,她三十二歲,她常常看著我說,「真好,妳才剛要長大,而我已經開始變老。」然後,我就會一臉不知所措,僵硬的點了點頭,她說的是事實,但我不知道怎麼回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她就會開始大笑,然後對我說,「欸,妳這樣不行,都出來工作了,做人要學會圓滑,當我這樣子說的時候,妳要笑著回答,哪有,妳看起來還很年輕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,我重新來過,盡可能的爆發微笑對著她說,「哪有,妳看起來還很年輕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她馬上叫我閉嘴,接著恐嚇我不準用這種聲音跟她說話,然後把我趕出她的辦公室,我笑了笑,想著她說的做人要圓滑,但三十幾歲的她卻比我身上還要多刺,她從來就不是一個需要人家對她圓滑的人,她要的東西叫真誠。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IMG_9383  

 

 

我和她們的故事④ - 她是壞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夠認識她的人,對她總有三個印象,脾氣差、個性直、說話不留情面,總結下來的感覺只有一個,那就是她「這個人很難相處」,但事實上,我卻覺得全世界,再也沒有人比她好相處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每一次的聚會,她總是第一個出現,先幫我們跟餐廳打點,看看位置是不是適當,畢竟我們自己用餐的時候,也會很怕坐在一群大嗓門笑的花枝亂顫的女人們旁邊,她就會坐在最邊上的位置,不多話的她,總是聽著我們聊天微笑,偶爾加入幾句她精闢的言論,不是個喜歡追求存在感的人,但是每當妳吃的滿嘴油膩,她就會第一個幫妳遞上紙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只是她不能接受遲到,對她來說,約定就是約定,自己必需要算好出門的時間,她無法理解為什麼約好十二點見面,卻總是會有些人遲到個二十分鐘、三十分鐘,讓大家苦等,別說來電告知,連大家打去的電話都不接,匆匆忙忙的到了,又編了一堆令人無言的理由,雖然彼此心知肚明,但也只能把氣生在心裡,臉上堆起微笑,說聲沒有關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她卻會嚴肅的指正遲到的人,希望下次聚會要注意時間,不要不接電話,會讓大家擔心,我覺得她做的對,比起我這種想假裝沒事的人,我覺得她勇氣可嘉,但我卻又擔心她會得罪別人,她卻告訴我,「我不在乎得罪不了解我的人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是的,因為真正了解她的人,並不會有機會讓她得罪。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      我和她們的故事③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曾經說過,她是我朋友裡最特別的一個,特別的死心眼、特別的寬宏大量、特別特別的愛著她的另一半,她對愛的執著,讓我始料未及,因為她的特別,她對愛的付出,也讓我分毫不及,我說,妳是不是有病?她說,覺得她有病的人,才真的有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,我們就會在星巴克裡討論誰才是真的有病,這個遊戲我們玩了好幾年,始終沒有一個結果,而且仍在持續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和她認識,是幾年前的事,一開始,我並不敢太接近她,跟我不一樣的是,大部分的不敢接近我,可能是我不笑沒表情的時候,看起來很難相處,會有距離感,而不敢接近她,則是我感覺,我們好像活在不同的星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第一眼看到她,是在朋友搬新家辦喬遷宴的時候,她是朋友妹妹的家教,穿了一件亞麻長杉,配了一件白色長裙,再穿著一雙咖啡色涼鞋,過腰的長髮沒有經過人工損害不染不燙,亮亮的披在身後,背了個超越我二倍的大包包,我帶的可能是家當,但她帶的可能是她的一生,雖然臉上帶著微笑,但我把那抹笑定義為自我防禦之禮貌客套,就是「我對妳笑了,我表示善意了,所以妳不用靠過來的意思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,所有人都離她很遠,她就坐在一旁,喝著她的茶,拿著個小本子,不知道在寫些什麼,她並不特別漂亮,但卻是十分清秀,我的眼神總是會不自覺看她,就是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,很吸引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聚會結束之後,我準備去騎摩托車的時候,她走到我旁邊跟我說,她出門忘記帶錢包和手機,沒辦法叫她男友來接她,問我能不能送她回去,我點了點頭,於是她很豪邁的拉起長裙,然後跨坐在後座,我說妳都不怕曝光嗎?她只說,她只怕她得用走的回家。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12  

 

我和她們的故事②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總是會覺得漂亮的女生,不管走到哪裡,處處都吃香,帶著姣好的面孔完美的身材,就是通往幸福人生的第一張機票,會飛往快樂美滿的結局,我們不得不承認,外表的確是我們認識一個人的第一眼印象,然後總是會因為這第一眼,而失去了客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要說美女在男人心中是特別的,帥哥在我心裡也是獨一無二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誰不喜歡美麗的東西?我們都喜歡看,甚至喜歡到想擁有,這就是人性,只是在於自己對自己誠不誠實,至於要不要對外人誠實,那就得看個人了,畢竟我也常聽見某些男性朋友說,「女人嘛,當然要找個心地善良、有氣質,又賢良淑德的,外表都是假象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就會看到他們帶來的女友,一個長的比一個漂亮,一個穿的比一個裙短,重點是那妝和香水,簡直是連蚊子都不敢靠近,還有,動作稍微大一點,幾乎就會曝光的胸前,也許大部分的男人喜歡,但我有說我想看她的長輩嗎?事實證明,對於美的事物,我們大多抗拒不了,唯一能帶我們走向正途的,也就只能培養我們對於「美」的眼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我,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,便覺得這個女生好美,別說濃眉大眼又是鵝蛋臉,看了不少小林志玲,但我覺得沒有人比她更適合小林志玲這個別稱,就連講話細細溫柔的聲調,也跟志玲姐姐一樣,別說男人聽了會酥軟,我聽了都快融化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 未命名-3  

我和她們的故事 ① 

 

我從不跟認識的人買保險,因為保單無法保障脆弱的友情,更何況當需要申請理賠的時候,我親眼看過身旁的人,從親友為了保險變成仇人,就只是為了當初買的一張保單,脆弱不?

 

或是為了人情事世買了保單,因為我們是朋友,你一定要幫我做業績啊,為了義氣,你簽了名,但內容是什麼卻都不知道,接著朋友又從保險業務員轉行到汽車業務員,又開始跟你灌輸,人生可以買不起房子,但不能買不起車子,為了義氣,難道又要掏錢買一台養不起的車子?

 

我慶幸我身旁擔任各種領域的業務員好友,從來不會叫我買他們的車子、房子、基金、保險,而是會在我提出問題的時候,幫我冷靜分析,我現下的狀況適合從哪裡開始,而哪家的產品可能會適合我。

 

她,就是這樣的一個朋友,原本是朋友的保險業務員,因為我的第一張保單內容有點糟糕,於是朋友介紹她的保險業務員給我認識,看到她的第一眼,有一雙細長的單鳳眼,戴著一副黑框眼鏡,笑起來的樣子有點傻氣,我常在為什麼盧廣仲要模仿她。

 

看起來有點稚嫩,沒想到整整大了我七歲,很開心的跟我打了招呼,然後拿起我的保單開始跟我說明,然後要我先減少保額,把錢拿去買這份保單裡缺少的部分,推薦的是別家但卻是真的適合我的產品。

 

於是之後,我破例了跟成為朋友的她,買了一份保單。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