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etImage  

 

 

 

於是我開始準備起要出國的工作,和未來的老闆也在視訊中,談好工作條件和待遇,新老闆mail給了我一些工作內容,還有公司資料,給了我二個星期的準備時間。

 

我覺得很有挑戰性,也很有趣,每天都很認真的準備,想要好好的熟悉未來的工作。

 

「江雨航,那條藍色的毛巾,妳要帶去嗎?」

 

我在房間看著資料,「不用,我到上海再買就好了。」

 

「那大同電鍋要帶去嗎?家裡還有一個新的。」

 

「不用~」自己一個人也很難煮東西吃,帶那麼多很麻煩。

 

「那妳常用的那個保溫杯要帶去嗎?」老媽一直在外面喊。

 

我只好放下手上的資料,走出房間門口,「媽,妳可以不要那麼緊張嗎?該準備好的我都會準備,沒有帶的明天到上海再買就好了。」

 

「不能什麼都在那裡買,用不習慣怎麼辦?」老媽擔心的說。

 

「不會啦!」沒有什麼好不習慣的,就像我現在已經習慣想念范天堯的感覺,聽老弟說,這一陣子工作室的工作很忙,他們又多請了二個助理在幫忙,范天堯的手好的差不多了,這幾天還去新加坡出差。

 

他會很順利的,不管是工作還是愛情,我祝福他。

 

晚上老媽煮了很多我喜歡的菜,我一直覺得她很眼眶紅紅的,我走進廚房幫她,「媽,妳很捨不得我對吧!」

 

「哪有,恨不得妳快出去。」老媽又口是心非的說。

 

我笑了笑。「我明天就出去了,妳今天再忍耐一下。」

 

老媽邊炒菜邊叮嚀我,「出門在外,安全第一,一夜情什麼的,也要注意安全,有不錯的對象就要把握,知道嗎?」

 

「知道。」

 

「妳在家的話,老媽還能看到一些蜘蛛馬跡,還可以適當的安慰妳一下,可是妳出去了,別人沒有老媽的眼色,妳又是那種吃了虧不講的人,媽最擔心這一點,如果受委屈,不管幾點,隨時都可以打給老媽,知道嗎?」

 

「知道。」

 

我從後面抱著老媽,「媽~妳說的,我都知道,我知道妳在擔心什麼,我不會讓妳擔心的,相信我,我是妳女兒耶!」

 

「走開啦~熱死了。」老媽推開我,偷偷的拭了淚,為了老媽的自尊心,我假裝沒有看到。

 

我都懂的,感謝老媽把我趕出去,感謝我愛上范天堯,讓我懂了一些事。

 

這個晚上非常的熱鬧,姐姐和姐夫回來了,朱威也來了,連小琪也來了,她很開心的送了我一張,小BABY的超音波照,雖然她還是不願意和老弟有什麼互動,但老弟還是老跟在她身後,我相信他們會很好的,因為愛是不能抗拒的。

 

我們大家一群人很開心的吃著飯,對於未來,我有點緊張也有點擔心,但這都沒有關係,我相信我會做的很好的。

 

門鈴突然響了。

 

老媽去開了門,站在門外的范天堯,讓我傻了眼,「江媽媽,妳好。」

 

老媽熱情的招呼著他,「天堯喔!好久沒見了捏,你出差回來啦!來,我們剛好在吃飯,一起來吃。」

 

他坐在我的對面,看著我,一直看著我。

 

從他走進來我家,一舉一動,我的眼睛都無法離開,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再看到他,以為已經平行,卻又再一次交集,我很激動,我覺得全身都在顫抖。

 

「妳的眼睛要凸出來了。」朱威在我耳邊說。

 

我才回過神,收起我的眼神,他看著我和朱威兩個人,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

 

「學長,你不是才剛到台灣,怎麼馬上跑來了?」晉航問著。

 

范天堯從包包裡拿出資料袋遞給江晉航,「晉航,這裡面有些要修改的,明天一早要,你改好程式後,再mail給客戶。」

 

他說這些話的時候,還是一直看著我。

 

「江雨航,媽有幫妳打包二瓶妳喜歡的豆瓣醬,記得要放進去行李箱。」我的行李除了吃的以外,還是吃的。

 

我點了點頭。

 

老姐在一旁說,「我也好想去上海,老公,下次帶媽一起去好了。」

 

姐夫笑著說,「哪個媽?」

 

「你帶你媽,我帶我媽,然後我們一起去。」

 

「那我呢?」老爸吃醋的說。

 

江晉航馬上說,「爸,不如你明天就跟江雨航去上海,反正她要在那裡工作,看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。」

 

范天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問,「妳要去上海工作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馬上站起身,全家人都被他突然推開椅子的聲音嚇到,大家都靜止了,時間是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他走到我旁邊,把我從位置上拉起來,接著跟大家說,「不好意思,你們先吃,不用等我們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幹嘛啊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沒有回答我,直接把我拉進我的房間,然後關上門,很生氣的看著我,「妳要去上海?為什麼沒有跟我說?而且妳手機為什麼都不開機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為什麼要跟你交代?而且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幹嘛?」我已經無法想像坐在外面那一群在吃飯的人,受到多大的驚嚇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妳不用跟我交代?我喜歡妳,妳也喜歡我,妳不用對我們的未來交代嗎?」他說的好順口好自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聽起來就像是個笑話,「你都要跟劉以珊結婚了,還在這裡跟我說你喜歡我,還在這裡跟我說什麼未來,你是瘋了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誰跟妳說我要跟以珊結婚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書桌上有喜帖啊!還是我拿下去給以珊的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江雨航,晉航說妳很聰明,妳到底哪裡聰明了?那張喜帖上面有寫我跟以珊的名字嗎?那是以珊請我幫她看一下,有沒有哪裡需要修改的,她是要結婚了,但不是跟我。」他生氣的舉起手想要打我的頭,但後來忍住了,輕輕的敲了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則是天旋地轉,覺得自己好像來到另一個世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跟你?但你們不是在一起嗎?」我真的搞不清楚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跟以珊從小就認識,後來我們有試著在一起,可是不適合,所以我跟她提分手了,她說分手的事很讓她丟臉,她說等她準備好了,會跟大家講,我答應她了,所以晉航才會一直以為我們還在一起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整個人蹲在地上,什麼啊~我之前在難過什麼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天妳回家之後,以珊有來找我,她跟我說,妳也喜歡我的時候,妳知道我有多開心嗎?我要先跟妳說,我跟以珊的擁抱,只是祝福她,希望她結婚以後會過的很快樂,她對我來說只是一個很好的朋友,也是妹妹,這個妳不要誤會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誤會的可多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以珊為什麼不告訴我?我一直叫她要對你好,我還訓了她一頓,她都沒有跟我說,你們分手了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她是故意的,她把妳們遇見的事都告訴我,她覺得妳生氣的樣子很可愛,所以故意不說,要我自己來跟妳說,但是妳呢?手機不開就算了,真的狠心讓我自生自滅,再加上工作室最近太多工作,我忙到沒有時間跟妳說,好不容易新加坡出差完,電話我也不想打了,反正都是轉語音,我就直接衝過來堵人,結果我聽到了什麼?聽到妳要去、上、海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沒有見過他這麼生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蹲到我面前,「妳都沒有發現我很喜歡妳嗎?妳都沒有發現,我只要看到妳就會想要笑嗎?妳都沒有發現,我家的密碼是因為妳,改成妳的生日嗎?妳都沒有發現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抬起頭看著他,搖了搖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現在想出去先揍江晉航一頓,都是他一直跟我說江雨航很棒、江雨航很聰明、江雨航很獨立,從以前我滿腦子就都是江雨航三個字,真的見到妳之後,我變成滿腦都是妳,妳告訴我,我現在該怎麼辦?」他眼眶紅紅的,滿臉的委屈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他的臉,心裡的自責和疼惜滿了出來,我伸出緊緊的擁抱了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很蠢,江雨航很蠢,你把我當枕頭打吧!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捨不得。」他抱著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越想越覺得自己很白痴、世界愚蠢,我鬆開了他的擁抱,站起來直接撲在床上,抓起枕頭開始猛捶,「怎麼會那麼笨啊我!」忍不住又用枕頭,狠狠的打自己的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過來拿掉我的枕頭,「江雨航,我嚴重警告妳,下次不要再讓我看到妳捶枕頭,還有用枕頭打自己的頭,會受傷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把枕頭丟到一旁,把我拉進懷裡,「妳現在有二種贖罪的方式,第一種就是跟我在一起,第二種就是跟范天堯在一起,讓妳選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忍不住笑了,抬起頭告訴他,「二種我都選,可是我要去上海工作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沒等我說完,他直接吻了我,然後又抱住我,「妳知道嗎?上次我看到朱威這樣吻妳的時候,我也回家打了枕頭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他懷裡大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去吧!妳想做的事情,我都支持妳,只要妳覺得快樂就好。」他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抬起頭看著他,「可是,你自己一個人會很寂寞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雙手捧住了我的臉,「如果妳做的是喜歡的事,我就算自己一個人在台灣,也會因為妳的快樂,而覺得幸福,台灣和上海很近啊~真的很想見面的話,三個小時可以見面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但是為了要處罰妳,我明天不會去送機,不能讓妳太好過。」他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好,什麼處罰我都接受,只要你在我身邊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早上,老爸和老媽送我去機場,老媽整個人開心的笑到眼睛都快看不見了,心情很好的還哼著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媽,妳難道不應該表現出捨不得的樣子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幹嘛要捨不得,真的捨不得的人都不來送了,還故意跟我說他很今天忙,江晉航明明就跟我說,工作室緊急的工作,都處理的差不多了。」老媽在笑范天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昨天晚上范天堯沒有回家,我們講了一整夜的話,一直到今天早上,我們才踏出房門,老媽開心的好像我結了婚一樣,幫我們兩個做早餐,看著我們兩個吃早餐,一臉欣慰的樣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江雨航,老媽真的覺得,我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事,就是把你們趕出去,早知道趕出去會讓妳姐變的得懂事,讓妳遇到范天堯,連江晉航都變的穩重的話,我應該從小就把你們都趕出去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如果是這樣,妳會被抓去關的。」我笑著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心甘情願。」老媽哼著歌回答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機場後,老爸老媽還是紅了眼眶,跟他們道別後,我入關走到侯機室,打了電話給范天堯,他過了很久才接起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剛剛在擦眼淚嗎?所以來不及接電話。」我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在電話那頭笑了笑,「怎麼可能,我開心的要死,女朋友不在,我多自由自在啊!」少在那裡騙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嗎?那你叫江晉航聽,我問他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馬上惱羞成怒,「對啦~但我不是擦眼淚,我只是平復情緒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老實說,不來送我,是不是因為捨不得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,很捨不得,我現在就在後悔了,我不應該答應讓妳去上海的,我現在就開始在想妳了,我早上應該把妳的護照藏起來才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碎唸的功力,應該找一天,讓他和老媽比賽看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范天堯,你知道嗎?我現在能夠這麼勇敢的去上海,是因為你告訴過我,沒有堅持過,就不要說自己委屈,我很想知道,自己能夠堅持到什麼地步,因為是你,我覺得我可以,就算你現在不在我身邊,我也覺得我可以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打算逼哭我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是早就哭了嗎?」我笑著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江雨航,妳知道嗎?我現在能夠放心的讓妳去上海,是因為我知道,妳變勇敢了,妳開始願意追求,願意嚐試,我不怕妳會受傷,因為我知道妳可以做的很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現在打算逼哭我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妳哭了嗎?」他笑著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沒哭,因為我以後只會哭給你看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也好,不然妳哭太醜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兩個在電話裡大笑,雖然剛開始,但我們有了共同的約定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,我和范天堯以後會怎麼樣,但是我知道,我不會再害怕去愛,而想要孤單一輩子,我不會再害怕失去,而不願意去擁有。

 

愛這條路,很長很遠,我會帶上我的勇氣,繼續努力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)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