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0  

        面對珍愛的人,寬宏大量在愛情裡,只是一段無關緊要的字句,愛最後都只能平凡的成為一場永無止盡的佔有。

 

Chapter 3.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「童依依,外找。」坐在窗邊的同學,冷淡的喊著我的名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並沒有意外,也從來不認為從國中的環境,換成高中,我的一切就可以重來,班上仍然有許多國中就和我同班的同學,我的背景底細他們知道的一清二楚,我其實就只是換個環境,換套制服,然後繼續被排擠,沒有什麼好不習慣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放下手上的筆,闔上英文課本,冷靜的走了出去,幾乎每一天,都有人要找我,有些是同父異母姐姐們的好朋友,來替她們打抱不平,有些是康尚昱的崇拜者,也是來替他打抱不平的,有些就是單純看我不順眼的,因為我在國中禮堂外親了康尚昱的破格舉動,完全的被女生討厭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天至少會聽到幾次,「妳給我小心一點」或是「妳怎麼那麼不要臉」,聽久了我都自然當成,啊~她們希望我注意安全,或者是啊~她們稱讚我這麼有勇氣,有時候,我甚至會跟她們說聲,謝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家裡,看到媽媽的各種辛苦和勞累,我已經隱忍到,沒有力氣去在乎太多別人對我的意見,我只想要趕快考上大學,離開這裡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走出教室,有三個女生站在走廊,我瞄了下她們胸前的學號,有三條槓繡在胸前,應該是三年級的學姐,有個站在中間,長的很漂亮的女生,趾高氣揚的指著我說,「妳跟我來。」然後漂亮的轉身就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,我仍然站在原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們發現我沒有跟上,又轉過身來看著我,「我叫妳跟我來,聽不懂中文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再三分鐘就上課了,有什麼事可以直接說嗎?」等等還要英文小考,我實在是沒有心情,給她們三分鐘,已經是我最大的極限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漂亮的女生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站在兩旁的左右護法,伸手想要把我拉走,我側身躲開了,但又忍不住「嘖」了一聲,要找別人麻煩,真的要很閒才可以,都高三了,不好好準備大學聯考,還有時間在這裡做這些有的沒有的事。

 

左護法對我吼了一聲,「妳居然這樣跟學姐講話,有沒有家教?」她這一喊,全部的人視線都放到了我們身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真不曉得沒有家教的是誰?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,再一次問她們,「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站在中間漂亮的女生走到我面,一開口就問我,「妳知道我是誰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誠實的搖了搖頭,全校的人這麼多,我連班上同學都不熟了,怎麼可能連三年級的學姐都知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康尚昱的女朋友。」她這樣跟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無奈的在心裡嘆了很大一口氣,「妳是他女朋友這件事,有經過他的同意嗎?」我反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這話是什麼意思?妳介入我們中間,還敢跟我講這種話,妳要不要臉啊?跟妳媽一樣不要臉是不是?跟妳媽一樣都想當人家第三者嗎?」漂亮的人,如果嘴巴說不出好話,臉蛋就是白長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目前為止罵我的人,也僅止於罵我,她倒是第一次連我媽都罵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沒有生氣,我沒有像電視劇裡和我相同遭遇的小孩那樣,指著她們說,你們可以罵我,但不能罵我媽,事實上,我媽是真的做錯事,她的確是介入了別人的家庭,把我這個別人的負擔生下,所以我媽是該罵,但絕對輪不到這些小孩來罵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上課鈴聲剛好一響,我一句話也沒有說,抓著那位自稱是康尚昱女友的學姐就往前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幹嘛?」她想要掙脫,但我仍然死死的抓著不放,左右護法看到我這樣狠狠的抓住自己的朋友,也嚇到了,什麼話也不敢說,只能在一旁跟著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走到康尚昱的教室,幸好老師還沒有來,我把她拉到康尚昱的旁邊,他看到我來了,一臉驚訝還開心的笑著對我說,「妳怎麼來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時候,我又成為大家觀賞的目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到他笑,我的火氣更大,怎麼這些女生不去煩他?我很老實的把過程告訴他,「她來跟我說,她是你女朋友,說我不要臉,說我介入你們中間,你要不要處理一下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那位自稱是康尚昱女友的漂亮女生,在我說完話後的那一瞬間臉色開始發白,膽怯的看著康尚昱,和剛剛看我的眼神完全不一樣,我還以為我拉錯人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康尚昱的表情也瞬間冷漠,看著漂亮女生說,「小慧,妳真的這樣說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並不想參與他們的討論,我還得回去參加英文小考,我語調冷淡的跟康尚昱說,「我希望這是你在外面的最後一個女朋友,不然我會直接成為你的前鄰居、前青梅竹馬,或是前女友。」說完之後,我就在眾人的眼光下,離開他們教室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天,我又成了全校的話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放學的時候,我依然留到最後一個走,如果不想在背後被指指點點,那就不要讓別人走在你的背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國中畢業典禮那天回家之後,我自己深深的反省了,不能再這麼衝動行事,讓別人有再有話可說,於是跟康尚昱約好,上了高中之後,在學校就當做不認識,不要一起上學、不要一起吃飯、當然也不要一起放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沒想到約好三章,並沒有讓我的生活比較輕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走出教室外,康尚昱站在走廊上,我無視他,繼續往前走,他跟了上來,才想要開口的時候,我馬上先說,「我不想聽你解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沒有要解釋啊!」他堂堂正正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抬起頭,看著他一臉正氣澟然的樣子,真的好想打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幹嘛這麼樣看我,沒有什麼好解釋的啊,妳本來就知道,我跟她們本來就只是朋友,不然妳怎麼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男生談戀愛講話都這麼欠揍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隨便你。」我繼續往前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康尚昱從後頭拉住我的手,「我跟妳約好,從現在開始,今天這種事,絕對不會再發生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轉過頭,看著他認真的表情,嘆了口氣說,「你不要跟我約好,你跟你自己約好就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又對我露出大咧咧的笑容,雖是伴著日落的微弱陽光,看起來卻依舊如此燦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隔天到學校的時候,大家看著我的眼神都非常奇怪,女同學們紛紛迴避我,男同學們只要和我對到眼,就會點頭跟我打招呼,然後喊我,「嫂子!」這比我被罵還要讓我驚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嫂子好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嫂子,昨天睡的好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嫂子,書包重嗎?我來幫妳提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嫂子!嫂子!嫂子!嫂子!嫂子!嫂子!嫂子!嫂子!依依!依依!依依!依依!依依!依依!依依!依依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誰叫我依依?我矇矓之間睜開了眼,立湘的臉在我面前放大,我迷迷糊糊的懷疑,自己高一就認識立湘了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依依,已經八點半了!妳快要遲到了!」立湘在我耳旁說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頓時所有的精神都回來了,馬上睜開眼睛,看了一旁的鬧鐘,真的顯示八點半,不!是八點三十五分了,我趕緊拉開被子,跳下床,快速跑進浴室,用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咖啡和早餐都在客廳,帶去公司吃吧!我帶阿咕咕去散步。」立湘在門外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。」我被時間嚇的只能虛脫的回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怎麼會突然做了這個夢?我刷著牙,忍不住想起那時候的情景,自己都忍不住默默的微笑,因為從那天起,就再沒有人「外找」,托嫂子二個字的福,即使康尚昱畢業,我仍然可以平安的過完高中三年,

 

        所有戀人之間的承諾,不是只有講給對方聽,而是自己要做的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這一點,到目前為止,康尚昱還沒有讓我失望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依依,八點四十八分了。」這次換成明怡的聲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趕緊再次回過神,吐掉口中的泡沫,用更快的速度,漱口洗臉換衣服,然後衝出房門,明怡已經幫我拿好早餐和咖啡站在一旁,準備等我穿好鞋子後接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的臉怎麼這麼腫?」明怡看著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還不是昨天吃太多了,樂晴還拉我陪她把那四瓶甜酒喝完,怎麼可能不腫。」現在連穿上高跟鞋都覺得好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等等去公司多喝水。」明怡叮嚀著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,然後看著她,「妳不是這星期都晚班嗎?怎麼那麼早起?」她的臉色有點蒼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可能有點感冒吧!頭很痛,睡不好。」她虛弱的笑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房間有藥,妳去拿來吃,不然就是等等快去看個醫生。」我說。

 

她點了點頭,我準備要出門的時候,又想起了什麼,「對了,我梳妝台上有個紅色的皮夾,妳幫我拿給立湘,我看到她皮夾邊都磨破了,也不去買個新的,每天都宅在家不出門,也不去交男朋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怡笑了笑,「好,我再幫妳拿給她,妳快去上班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接過早餐和咖啡,開始和時間賽跑,今天肯定又只能搭計程車了,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成為台灣第一個搭計程車搭到破產的人,下定決心明天一定要準時起床搭公車,我從在巷底的家,快速的跑到巷口,期待我一到巷口的時候,就有台計程車直接停在我面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經過巷口早餐店的時候,我又聽到樂晴在大吼,「童依依,妳又睡過頭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對她揮了揮手,繼續奔跑,還好不到二分鐘,我已經攔到一輛車了,在時間緊迫的時候,我總是感謝台北的小黃,如此密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公司的時候,是九點二十分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,我一點都不開心,因為排隊搭電梯的人,已經排到人行道上了,我太失算了,怎麼會忘記,上班最耗時的不是交通,而是搭電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默默的排到後面,然後瞄到前面的林裕芬,一臉得意的看著我,她的確是應該要得意,因為她是下一趟,就可以搭上電梯的幸運兒,想來都覺得荒唐,怎麼會連搭電梯都變成一件幸運的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手上的錶,著急的看著林裕芬走進電梯,在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,她一臉驕傲,還對我投以肯定會遲到的同情眼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這輩子最討厭的眼光,就是同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索性連隊也不排了,我今天如果遲到,我就跟林裕芬一起姓林,我決定走樓梯,然後我帥氣的打開安全門,開始往八樓奔跑,等跑到四樓的時候,我已經後悔了,我為什麼不能平靜的讓林裕芬同情就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跑到六樓,已經呼吸困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跑到七樓,雙腳已經癱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跑到八樓,我現在只想請假回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氣喘噓噓用盡力氣,拖著不聽使喚的雙腳,打下卡的時間,是九點二十九分,然後整個人虛脫的蹲在打卡機前,經過的櫃檯妹妹嚇了一跳,「依依姐,妳沒事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還在喘,上氣不接下氣的點了點頭,三十歲體力開始變差,不運動真的不行了,得要找時間開始跑步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要扶妳嗎?」她一臉擔心的看著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搖了搖頭,然後站起來,深呼吸了幾口氣後,保持鎮定的走回九樓我的位置,正在喝咖啡的林裕芬,對於我能這麼快到,臉上表示驚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插隊嗎?」她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搖搖頭,一臉輕鬆的說,「我走樓梯上來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瘋了嗎?」她更驚訝的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還好吧!只有八樓,走一下就到了。」我講的雲淡風清,但沒有人知道,當我一坐下位置的時候,已經累的把高跟鞋脫掉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林裕芬一臉,沒有逮到我小辮子的懊惱,看的我真是心情好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心裡哼著歌,邊吃樂晴幫我做的早餐,邊喝立湘幫我泡的咖啡,邊看公文和email,生活嘛~就是應該要這麼愜意才可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昨天是喝多少酒,臉好腫。」她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帶回家的都喝光了,很好喝啊~給妳的那瓶,妳還沒有喝嗎?」昨天為了體恤她的辛苦,我還拿了一瓶給她才下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笑了笑,一臉得意的說,「我親愛的明天要做燭光晚餐給我吃,明天再開來喝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~我親愛的都不會做燭光晚餐,只會帶我去吃大餐。」我也適當的反擊,用著和她一樣得意的聲調回應,一起找好吃的店,是我們兩個假日的樂趣,只要看到部落客寫了哪間餐廳好吃,我們就會安排時間一起去吃,一起開心,不過東西如果太難吃,也會一起開罵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林裕芬對我,「嘖」了一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笑,心情很好的收拾了桌面後,開始認真工作,處理了日常工作事項後,我桌上的分機響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童秘書嗎?我是業務一課的王經理。」王經理的聲音,聽起來有點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,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總經理到了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還沒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美國客戶客訴的事,到現在還沒有處理好,剛總經理打來發了好大一頓脾氣,等等他進來,可以麻煩妳。」王經理話講到一半,我已經知道他的意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,我會盡力,如果可以的話,也請你們儘量把目前要補救的方式,多想幾個方案,你們都知道大老闆的脾氣,他要的只是一個解決的辦法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知道,我知道,我們全組的現在都在想辦法,麻煩妳了,童秘書。」王經理再三拜託,反而讓我覺得不好意思,我能做的也有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才剛掛掉電話,總經理就來了,臉上表情不用說,當然是很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趕緊泡了一杯雙糖的蘋果茶,再從茶水間的冰箱裡,拿了幾塊白巧克力,總經理心情不好的時候,最需要的東西就是甜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走進辦公室,看到他生氣的在打電話,「十分鐘後,到會議室開會。」然後,用力的掛掉電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把蘋果茶和巧克力放到總經理的桌上,他好像明白什麼的苦笑了一下,「已經打電話來跟妳求救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微笑的聳了聳肩,「所以,總經理就喝喝好茶,吃點巧克力,等一下少對他們發點火,他們很努力在想解決方式了,總經理不是說過,事情只要不是故意做錯,都在可原諒範圍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後,微笑的看著我說,「他們真的是找對救兵,妳等等跟我一起去開會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,然後出去準備開會的東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幸好會議整場開下來,總經理尚能控制情緒,雖然中間一度連我也想發火,畢竟原本一個簡單的客訴問題,也能處理到變成這麼複雜,搞到最後,得要總經理要親上火線解決,因為這關係的,不是只有公司聲譽,還有下一季的訂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一步出會議室,我就要趕著幫老闆處理去美國的事宜,坐到位置上後,就馬上先打給孫大勇,他是旅行社二代,但不是小開,因為他們旅行社,真的是平常人看了都不會想要進去的破爛,可是能力超強,孫大勇爸媽累積下來的人脈,讓我想要什麼機票,孫大勇都能幫我拿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幫我看一下,明後天去美國加州的機票,有沒有位置?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孫大勇慵懶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,「嗯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在這種急迫的時刻,再聽到他這種散漫的聲音,我真的是很想哭,孫大勇完全是個怪咖,大三的時候,轉學到樂晴她們班上,聽明怡說兩人還打過架,但後來孫大勇變成樂晴的小跟班,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,他們之間不單純啊~只是樂晴沒有說,我們就不會去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順道一提,孫大勇是康尚昱唯一承認,打電動的對手,他們兩個只要一起打電動,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覺。

, , ,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