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0  

 

「幫我查明後天去美國加州的機票。」我再說一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~睡醒幫妳查,我剛夢到蒼井空和波多野結衣,我要再去找她們。」他聲音含糊的回答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電話這頭翻了白眼,「那我叫樂晴打給你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~要不要這麼陰險?」他聲音開始變的清晰,感覺樂晴這兩個字,完全讓他有了精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希望是明天下午或晚上的班機,幫我訂好之後,mail給我。」我笑笑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無奈的回答,「嗯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滿意的掛掉電話後,再打給康尚昱,飯店業訂飯店有他們的訣竅,我只要告訴他,要住在哪一區,他一定能幫我找到價格好、地點好,又舒適的飯店,所以總經理每次出國,都對我選的飯店,讚譽有加,只有天曉得,其實全是康尚昱選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忙嗎?」電話接起來後,我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忙。」他在電話那頭笑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有錢吃飯嗎?」剛拿手機的時候,才發現他的皮夾還在我這裡,昨天幫他繳完所有費用,還有辦完轉帳,一直記著要拿給他,結果一喝酒又忘了,他也不自己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上班又花不到錢,我在飯店上班,也餓不死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這樣說沒錯,但是怕你臨時要用到錢怎麼辦?還是我中午幫你送過去?」我很難得這麼主動要幫他服務,想到昨天喝那麼多,他一定在旁邊氣了一整晚,我喝的連他什麼時候回家都不知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女人,一定要能屈能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他果斷回答,「不要,我今天不想看到妳,妳今天臉一定很腫。」我就知道他怎麼可能那麼輕易放過我,這氣不知道又要生多久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故作鎮定的笑了笑,「早上就消了。」然後再開始轉移話題,「那個我們老闆要去美國,幫我找飯店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童依依,我真的對妳很失望,我還想說妳知道昨天自己喝太多,打來認錯的,我還開心了一下,想說要原諒妳了,結果居然是叫我訂房間,妳都不知道我現在心有多痛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不去演戲,真的很可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訂房間只是順便,我真的是知道自己喝太多了,我答應你,今年再也不喝酒。」我真的是下了決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~妳真好意思,現在都十月份要過一半了。」他不屑的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電話這頭大笑,完全不知道現在是幾月份,日子總是過的好快,從二十五歲開始,就不再是一天又過完一天,而是一年又過完一年,明年,我就三十一歲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然,因為你今天不想看到我,那我明天去住你那裡贖罪,OK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還有後天。」他又再附加。

 

        OK!」我很爽快的回答,反正只要他不盧我,什麼都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男人的牆,真的是比想像中,更容易倒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他開始恢復正常,「房間訂好了之後,我再mail給妳,我晚上還有會議要開,得要很晚才能下班,妳下班了就快回家休息,我到家再打給妳,對了,妳家裡應該沒有酒了吧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沒有!」我沒好氣的說,我們喝酒的次數真的比以前年輕的時候,少太多了,想當初我們買酒,可是一箱一箱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和康尚昱的通話結束後,孫大勇訂好的班機資料也剛好mail到我信箱,我開始回到工作,接著就再也就停不下來,連午飯也沒有吃,大老闆要出國的事,太過匆促,要準備的東西實在是太多,幸好還有孫大勇和康尚昱幫忙,不然光是機票和飯店,我就要一個頭兩個大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直忙到五點半,才把所有的事情告一個段落,把明天出國的各種注意項,打電話和總經理確認過後,我才安心的下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,我已經累癱在沙發上,阿咕咕看到我回家,還熱情的跳上我的肚子,讓我空蕩蕩的胃又一陣緊縮,趕緊起身到廚房倒了水喝,在廚房做菜的樂晴,一看到我的臉,馬上就說,「妳中午又沒有吃飯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真的是。」她想罵我又沒有時間罵,因為她的雞塊快要焦了,只能趕快撈上來,再順便說,「小桌子上有我今天下午剛做的小餐包,妳先吃一點,等等就可以吃晚餐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無力的回應,「好。」但還是走回沙發上繼續的癱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樂晴只好一邊唸我,一邊炒菜,「明知道自己胃不好,老是三餐不正常,老是胃痛到沒辦法下床的人,沒有資格少吃哪一餐好嗎?我看明天再幫妳燉個山藥排骨湯好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癱在沙發上,聽著樂晴說的一字一句,要說全天下唸我最多的人,除了康尚昱以外,就是林樂晴了,我媽沒有時間唸我,因為她得要花更多時間去照顧別人,而沒有父母的她,小小的身子,比起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更需要溫暖,但她卻總是用盡她的一切來關心我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著樂晴在廚房的背影,我不知不覺感動的有點想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突然轉過頭來,看了我一眼,然後皺了眉頭,「妳的表情到底是胃痛,還是想去上大號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感動,在剎那間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可以吃飯了,快點過來,等等先點喝雞湯,再吃硬的食物,有沒有聽到?」對著我喊完之後,她又朝著立湘的房間喊,「朱立湘,吃飯了,放開妳的電腦,快一點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立湘很乖的在十秒後,從她的房門走了出來,看了一眼癱在沙發上的我,默默的走到沙發前蹲下,我只好很不客氣的爬到她背上,讓她把我背到餐椅上放好,這是我們的默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三個都被立湘背過,樂晴是出車禍腳骨折,立湘背了她三個月,明怡頭痛起不來,也是立湘背她,我最常問她的就是,為什麼妳每天熬夜,身體還這麼好?幾乎沒有看過她生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總是會冷冷的說,「可能我聰明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總是會到一旁猛翻白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樂晴幫我舀了碗湯,我慢慢的喝,十分鐘過後,我才覺得我活過來了,胃慢慢的覺得舒暢,才開始好好吃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門鈴突然響了,樂晴跑去開門,是孫大勇,他走了進來,對我和立湘點了個頭,很自然的自己添了碗飯,拉開椅子坐下,然後默默開始吃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十年來如一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個陽台的燈壞掉了,等等幫我換一下。」樂晴對著他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~」又是一道低八音的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和蒼井空還有波多野結衣在夢裡,相處的好嗎?」我想到早上的事,身為十年朋友,多少應該要關心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無奈的放下碗和筷子,「都嘛是妳~她們只跟我說完嗨就不見了。妳知道我有多久沒有見到她們了嗎?」還邊說邊抓頭,那樣子說有多懊悔就有多懊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笑,「你回家打開電腦就可以看啦!硬碟應該抓了不少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樂晴瞪了他一眼後說,「他都抓到電腦中毒了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馬上反駁,「明明是妳在電腦上亂開連結才會中毒,還好意思說。妳的手就是不能碰3C用品,我的Ipad被妳一碰,HOME鍵整個沒有反應,我的單眼相機被妳一碰,ISO就不能調,電腦才剛買新的,好不容易下載幾本漫畫和片子,就要馬上送去修理,我都還沒有看。」他又開始抓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樂晴一陣臉紅,我在一旁大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立湘突然出聲,對著我說,「那個皮夾很好看,謝謝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笑,摸了摸她的頭,小我二歲的她,我真的把她當做自己的妹妹,「拜託妳,不要老是在家,偶爾出去走走,去買點衣服鞋子,去談個戀愛好嗎?全台灣活到二十八歲,還沒有談過戀愛的女人,真的除了妳找不到第二個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每次聽到這個話題,立湘就會笑著點了點頭,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是覺得她的笑容,很不自然,但人都是這樣,面對越親近的人,有些秘密就越說不出口,反正,不管是什麼事,我都是立湘的後援,這不會改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也回應她一個微笑,突然想起明怡,「對了,明怡去上班的時候還好嗎?我早上要去上班的時候,她說她有點不舒服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她說她有吃藥了。」立湘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她最近都上晚班,二點才下班,回到都那麼晚了, 一定都沒有睡好,你等下回家的時候,幫我拿雞湯去給明怡喝。」樂晴看著孫大勇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一臉驚恐,「不行啦~我跟組員約好,九點要上線打副本耶。」一說完話,又被樂晴揍了,不過再怎麼揍,都揍不熄他深愛打電動的熱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也是另一種堅持啦!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拿去好了,順便拿東西給康尚昱。」這傢伙身上只有一千塊,我實在是不放心,上次錢包放在我這忘了拿,結果還請客戶去吃飯,我晚上十二點多還出門幫他付錢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話一說完,落在孫大勇身上的拳頭才停止,樂晴起身開始準備要帶給明怡的餐盒。

 

我小聲的對孫大勇說,「你不感謝我嗎?」

 

他一臉嚴肅的看著我,然後伸出食指在我面前左右搖晃,「不要。」還給我補了這句。

 

「樂晴。」我決定把他上個月樂晴叫他去買麵粉,結果他跑去打電動的這件事揭發出來。

 

他一聽到樂晴的名字,馬上在我面前下跪,合掌恭敬的喊著,「姐姐,我真的很感謝妳,姐姐像月亮照耀我家門窗,聖潔多麼慈祥,發出愛的光芒。」

 

這詞好像在哪聽過?

 

我還在思考的時候,樂晴把袋子放到我面前,「我準備了二份了,另一份給學長,記得盯著明怡吃完,再回來。」

 

我點了點頭。

 

她轉過頭,看到孫大勇還跪在地上,「你不吃飯在幹嘛?」

 

「喔~我是在看地板好像有點髒。」他抬起頭假裝沒事的笑著說。

 

「是有點髒,你吃完飯拖完地再回去吧!」樂晴也笑著回答他。

 

孫大勇臉色大便,不,是大變。

 

我則是事不關己,開心的拿著餐盒,還有康尚昱的皮夾,快快樂樂的出門去了。

 

從住的地方到康尚昱和明怡工作的飯店並不遠,巷口出來的公車,搭個三站就可以到了,康尚昱一定會嚇到,我有多久沒有幫他送過便當了,最近一次,是三個月前,他生日可是還得加班,我就帶了蛋糕來陪他加班,再一起去永和豆漿吃早餐,那星期他整個心情都超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飯店,一走進大廳,櫃檯的Alice揮手跟我打招呼,「依依姐,妳今天要找明怡副理,還是尚昱經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笑,走到櫃檯前說,「兩個都要找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Alice開朗的回答,「沒問題,妳等我一下,我幫妳打分機。」先是明怡接了分機電話,說一分鐘後下來,但康尚昱的分機遲遲沒有回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Alice想再繼續撥的時候,我趕緊出聲,「沒關係,不急,他可能在開會,我再請明怡拿給他也可以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Alice笑了笑,「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怡很快的就來到我面前,有點驚訝的問,「怎麼啦?怎麼來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搖了搖手上的餐盒,「樂晴怕妳上太多晚班,營養不良,叫我來送愛心便當,是說妳頭痛好點了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怡一臉欣慰的點了點頭,「妳那日本帶回來的藥,真的很有效,我吃完之後,睡了一下就沒事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就好,快點,有雞湯要趁熱喝,而且樂晴說要盯著妳喝完,我才可以回家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怡笑了笑,把我帶到他們的員工休息室,我拿出她的那一份餐點,遞到她面前,「本日菜單泰式炸雞塊、香煎鯖魚、蕃茄豆腐炒蛋、肉絲菠菜,還有燉雞湯!」樂晴的手廚真的不是蓋的,之前有也有在這飯店實習過,大廚都認證的手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開心的吃了起來,我看著她吃也很開心,她突然看到袋子內還有一份,便直接的問,「這是學長的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,「樂晴準備的,但Alice打他分機沒有人接,應該是在開會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喔~我記得今天的會都開完啦!我半小時前,還有碰到他,他還說他今天已經忙完,要去找妳啊!」明怡疑惑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喔!我也不知道,他早上是這跟我說,他晚上要加班,反正等等妳有遇到他的話,再幫我拿給他吧!」本來想讓他高興一下,只好算他損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怡點了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花了半個小時和明怡亂聊,總算看她把東西都吃完了,我才滿足的準備離開,「妳不用管我,去忙吧,這裡我知道路,我知道怎麼走出去。我先走囉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怡點了點頭,我和她揮手道再見後,走出休息室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快走到大廳的時候,才發現我外套裡,還有康尚昱的皮夾,忘了請明怡轉交,我只好又折回去,走到休息室的時候,明怡已經不在休息室,在掙扎要先回去還是去康尚昱辦公室的時候,我已經來到康尚暗昱的辦公室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門是半開的,我推了進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到他正跟一個女人在講話,他並沒有發現我進來,原本我以為那個女人是客戶,打算再偷偷的退出去,沒想到卻在看清那個女人的臉後,我全身血液凝固,一種被背叛的感覺,狠狠的甩了我二個耳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康尚昱突然發現我站在門口,他驚訝的看著我,頓時沒有反應,那個女人也轉過頭來看我,她的臉這麼清晰的在我眼前,我的眼睛好像被針刺一樣,痛的想流眼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緩緩的走到我面前,對我說了聲,「好久不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沒有回答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康尚昱也走了過來,然後做作輕鬆的說,「依依,妳怎麼來了?我想說下班了,要準備過去找妳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生氣的把包夾丟到他面前,打算轉身就走的時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伸手抓住了我,「依依,有話好好說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火大的甩開他的手,有話是可以好好說,但我現在一點都不想說話,沒有話可以說,我無相信我深愛的男朋友,居然會繼績跟這個世界上,我最討厭的女人聯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老天爺可以告訴我,我的男友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腦子被誰灌了水泥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依依,心安只是來台北出差,剛好住我們飯店,我們剛在大廳遇到,然後來辦公室聊一下而已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隨便你,你說了算,不關我的事。」我生氣的看著他說,事實上我一點都不想聽他解釋什麼,我現在只覺得我的臉很燙,我全身都很燙,簡直燙到快要自燃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現在,我只想離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繼續走到門口的時侯,那個女人又出聲了,「妳怎麼還是這麼沒有禮貌?一點改變也沒有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不想理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她好像沒有打算放過我,在我要走出去的時候,她又繼續在我背後說,「看來小媽還是沒有把妳教好,連看到姐姐,也不知道怎麼打招呼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停下腳步,冷冷的回答,「我媽只生我一個女兒,不好意思,我沒有姐姐。」然後重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徹底的離開那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是的,我作夢都沒有想到,我會在這裡、在康尚昱的面前,碰到她這個同父異母的二姐,原本以為大姐的粗俗和語言暴力,已經是極限,但童心安這個二姐,完全就是隻陰險的笑面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不是因為我搶了她的父親,所以想盡辦法教訓我,而是因為我搶了她的康尚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原本把我當作透明人對待,對我完全漠視的童心安,在國中畢業典禮的那一天,來到我的房間和我狠狠的打了一架,她用剪刀亂剪我的頭髮,我拿奇異筆猛塗她的臉,她撕破了我的衣服,我扯爛了她的裙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個晚上,我和她被罰跪在童家祖先面前一整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跪在我的右邊說,「我不在乎我爸被妳媽搶走,但妳不能搶走康尚昱,在妳還沒有出現之前,我們是最好的朋友,最好的青梅竹馬,妳憑什麼搶走他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跪在她的左邊回答,「憑他喜歡我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,我們又在童家祖先面前狠狠的幹了一架,父親氣的把我們二個各關了一個月的緊閉,我非常高興,因為一個月內,至少可以讓我的頭髮留長一點,不用看到康尚昱的時候丟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下來的日子,她就想盡一切辦法俢理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全世界知道我有多討厭童心安的,除了康尚昱外,沒有別人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,他現在在幹嘛?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覺得這個世界上,還有另一種背叛,是你最愛的人和最討厭的人,居然站在同一邊,甚至一起談笑風生

 

, , , , ,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