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覺得死這個字,只是表達決心和意志的一個字,比如那時候才五歲的小姪子,我問他要不要去上學,他回了我一句「死都不要」,當下我就可以理解他的心情,他真的非常不想要去學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小時候這字眼,我也沒有少說過,我死都不可能和會抽菸的人談戀愛,然後每個交往的男友都會抽菸,我死都不能接受姐弟戀,但現在不接受也不行,我死都不可能會結婚,然後,我是真的還沒結婚,但以前死也不怎麼的意志,慢慢的變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朋友的媽媽在他們還小的時候離開他們,唸書的時候,突然想見母親,於是透過關係,在台北見了面,媽媽和他記憶中的差不多,一樣的瘦弱,只是有了新的家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和母親最後的對話是,「我們就各過各的生活,以後都不要再聯絡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以前年紀小,覺得那個以後還很遠,就像小時候說,我長大以後要當總統一樣,反正是很久以後的事,可是我們會長大,我們會變老,那個以後離我們越來越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另一個好友的奶奶,前一陣子過世,前幾天晚上,他突然來了電話給我,「妳覺得,我是不是應該再去看一次我媽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明白的,因為我們都走到了那個以後,然後要面對接下來的現實,即使母親有了新家庭,但她依然是自己的母親,依然和我們有關係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人總是在學習面對自己,不管是自己做過的事,說過的話,傷過的人,當初不覺得怎樣的事,總是在某個階段,開始反省自己,然後想辦法要去彌補,不是彌補過去,而是自己的空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以前遇過一個男孩,印象很深刻的是,他有一副好脾氣,即使我再怎麼對他兇還是冷臉以對,他就是那種會傻笑,再摸摸自己頭的人,現在想到,還是覺得他真的笑的很傻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人總是不會善待對自己好的人,因為習慣、因為覺得他本來就是應該對我這麼好的,於是就開始驕縱,一次因為他不小心翻倒飲料在我身上,那件是我打工存錢買來的新衣服,我氣的叫他有多遠滾多遠(不要罵我,那時候真的年紀太小不懂事),死都不想要再看到他,接著,就真的再也沒有見過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時候只有老舊的大哥大,連網路還是撥接,沒有what’s app,沒有LINE

 

        失去了連絡,偶爾想到他,也只能在心裡跟他道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再面對那些曾經傷害自己的人,吼著說再也不想要看到你的那些人,經過了歲月經過了時間,明白了死亡的定義之後,那些覺得很痛的東西,好像漸漸的被撫平,那些從嘴裡說出的氣話,氣不見了,只剩下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那句話,就有可能變成一輩子的遺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別再說死也不要了,因為死就真的什麼也沒有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倫 的頭像
雪倫

SHARON.WORD.WORLD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