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53808243-2620240730  

 

足足休了一個星期,雪兒工作的時候,我就待在她家看電視,畫設計稿,她回家我們就一起煮東西吃,還好有她的陪伴,想念石光孝這件事變的沒有那麼沉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在我們一起吃炒年糕的時候,雪兒突然跟我說:「今天定孄有打給我,問我妳還要住多久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蛤?定孄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雪兒家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不要那個表情喔~我誰都沒有說,她今天打來我也嚇一跳好不好,她是妳妹我怎麼騙的了她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嘆了口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定孄說石光孝有到家裡找過妳幾次。」雪兒說著,「都那麼多天了,妳還沒有想好要怎麼辦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搖了搖頭,什麼都沒想,只是想了好幾次石光孝,明明很生他的氣,但就是很沒志氣的又不停的想他,原來愛上一個人,會讓人變的很沒志氣。

 

愛?

 

我忍不住在心裡大喊糟糕,對石光孝我已經不是用喜歡二個字,而是用了愛

這個字,原來愛是這種感覺,就是這種喜歡他,喜歡到快到快死掉了一樣,我在心裡苦笑,覺得自己這次真的慘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天晚上,雪兒送我回家,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,定孄都知道了,我再不回家她會擔心,而且店裡也該正常營業了,我不能任性太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星期,夠久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後,看到小金跟小跟,它們朝我游了過來,那一瞬間,眼淚又流了出來,原來我這麼想念它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們兩個都變胖了。」我又哭又笑的看著它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回到房間,化妝桌上有七根棒棒糖都是葡萄口味的,我想是定琦拿下來的,爬到四樓看她的時候,她居然關燈睡覺了,都還不到十一點,我笑了笑幫她蓋好被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也許偶爾離家出走一次也不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下樓的時候,定孄也到家了,她看到我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,後來對我說:「下次用一個讓我比較好相信的理由好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笑,「下次不要再拆穿我好不好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回房間的時侯,定孄叫住了我,「姐,我不知道妳跟石光孝怎麼了,但他最近找妳找的有點急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回過頭,對她點了點頭,「我知道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定孄接著對我說:「記得我跟妳說過嗎?如果沒有決心,寧可愛上流氓,也不要愛上好男人這句話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當然記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石光孝很好,但妳會很辛苦。」她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因為辛苦的滋味,我嚐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個晚上,我把螢火蟲的照片收起來,也試著把對他的感情收起來,我不該質疑石光孝的外婆,她說的對,我們不適合,我把自己蒙在棉被裡大哭了一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雪兒說的那二條路,我選了一條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好久沒有享受開店的時刻了,我按下鐵捲門的開關,它緩緩升起,陽光透過大門上的玻璃灑在我身上,望著對面的早餐店,今天只有楊媽媽一個人,刷著鐵板上的污漬,旁邊的水果攤,劉奶奶自己一個人打個瞌睡,站了十分鐘,也不見張伯伯的豆花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好像不一樣了,包括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走到浴缸旁餵著小金跟小銀,「早安,你們想姐姐嗎?」它們游了過來吃著飼料,「我很想你們喔~」我把手放進水裡,小金和小銀不吃飼料,而是在我的手旁游來游去,偶爾碰了我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笑著,「你們在跟我撒嬌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撒什麼嬌?」聽到男生的聲音,我的心跳暫停呼吸差不多一秒,但認出聲音的主人,我又開始恢復正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依然蹲在浴缸前,和小金小銀玩著,然後說:「來啦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站在我身後,「不是我來啦,是妳終於肯出現了。」接著我聽到保鮮盒打開的聲音,「來吃東西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維持原姿勢不動,「不了,我吃不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道元走到我旁邊拉起我,「妳可以不理石光孝,但妳不可以不理我。」他一臉無辜,我看著他的表情笑了笑,跟在他身後,一起坐到沙發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遞了一塊三明治給我,我開始吃著,他就這樣一直看著我,我就這樣一直吃,但他太過熱情的注視,讓我實在吃不太下,「用這麼深情的眼神看我,把我當雪兒了嗎?」我咬了口三明治看著他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咳了二下說,「哪有?」然後摸了我的頭說,「我有一種女兒長大的感覺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無奈的笑了笑,「什麼啊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小鐵,妳變漂亮了,而且變的很有女人味,有一種魅力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這幾天都不知道在過什麼日子,早上照鏡子,看到臉色這麼難看的自己,還擔心會嚇到客人,結果道元居然說我變漂亮了,「你真的好善良。」當然包括喜歡雪兒這件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說真的,雖然沒什麼精神,但表情、動作都不一樣了,心情還好嗎?還好這幾天住雪兒家,她可以陪妳,但手機都不開機真的讓我很傷心。」道元父親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和雪兒和好了?」我問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他搖了搖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怎麼知道,我住在雪兒家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露出這還用問的笑容,很認真的對我說:「第一,妳跟定孄說去南部走走這件事,我們兩個都不相信,妳從小到大哪裡會自己出遠門?第二,妳不見那麼多天,如果雪兒也找不到妳,怎麼可能沒有打電話給定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或是你。」我接著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點了點頭,然後嘆了好大一口氣,「石光孝每天都在找妳,妳知道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,我到現在連手機都沒有開,我和石光孝註定是沒有結果的,外婆說我們不適合,定孄說他人太好,Vencent說他不想交女朋友,我已經沒有繼續喜歡他的理由,如果可以就不要再聯絡了,對我會比較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像奶奶的第三任男友,是一直珍藏在奶奶心中的,而石光孝也是,也許某一天我嫁人了,我也不會忘記,我曾經喜歡過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別再說石光孝了,從現在開始。」我微笑的對著道元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看著我的表情,不管想再幫石光孝說些什麼,都又吞了回去,最後只能對我說,「小鐵,不管怎樣,我只希望妳過的開心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,這一點,我非常清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道元監視我吃了很多東西之後才離開,當然我也沒有忘記叮嚀他快點雪兒和好,都一個多月了,但又被他混過去了,看著他逃難的背影,我在心裡祈禱,希望他們兩個人可以有結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奶奶,你有聽到嗎?上帝,你有聽到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拉回注意力,七天沒開的店,有很多工作要處理,該聯絡的事項和客戶,還有訂單要處理,訂布料、準備配件,還好道元逼我吃了很多東西,因為太傷腦力和體力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處理完一輪,我已經虛脫在的趴在櫃檯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店內的電話突然響起,我猶豫著該不該接,因為我擔心是石光孝打的,原本不想接,但總不可能這樣一直不接電話吧~如果是客人怎麼辦?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我拿起話筒,膽戰心驚的說著:「柯定鐵,你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天啊~妳終於接電話了。」凱莉的聲音誇張到刺穿我的左耳,連到右耳那聲波都還在震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電話這頭笑了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凱莉繼續用很OVER的聲音說:「小鐵,真的很對不起妳,明明是我接的工作,妳來幫忙,還讓妳受這種委屈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說不好意思,是我比較不好意思,最後鬧成那樣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最後才精采,妳知道嗎?妳跑走了之後,那個攝影師出去追妳,後來全身溼的回來,很兇的對那個賤貨說,要不是擔心揍了妳之後,小鐵會惹上麻煩,我絕對不會阻止她,從現在開始,我拒絕跟妳再有任何合作關係,靠~超帥的。」凱莉邊說邊再演當時的情景,學著石光孝的語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 我聽著、聽著心情又混亂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罵完她之後,他東西收一收就走人了,連Vencent都說認識他六年多,第一次聽到他這麼大聲說話,他也嚇到,是說妳沒有看到那個女人的表情,世界精彩,沒揍她是對的,讓她沒工作最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不想再聽到石光孝的事情,我草率的結束和凱莉的對話,好怕再繼續聽到石光孝下去,我好不容易收拾好的情緒又再一次破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掛掉電話不到三十秒,電話又響了,遲疑了三秒要不要接,最後還是拿起話筒,傳來活潑又開朗的聲音,「小鐵,是我,妳有在忙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是吳院長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聽到她的聲音,我的心情也開朗了起來,「院長,最近好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的不得了,妳知道嗎?我們上網賣的鳳梨酥,生意超好,每天都在趕出貨,連芒果酥都上市了,偉偉還設了什麼臉書的粉絲什麼的,他說叫妳幫他按個讚啦!」院長很開心的說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也感染到她的開心,「沒問題,我會叫定孄、定琦、道元、雪兒都去按讚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哈哈哈哈,那就先謝謝啦,對了,最主要是要叫妳過來拿幾盒鳳梨酥和芒果酥,小朋友們都很感謝妳,所以做了一些要送給妳,定孄她們也還沒吃過,妳方便今天過來拿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院長,沒關係啦~你們留著吃,或是上網賣就好,生意這麼好,都賣不夠了,就不用再送給我了。」一盒的收入都可當小朋友一天的生活費了,我怎麼好意思拿回來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院長使出了殺手鑭,「還是我幫妳送過去,這種現做的,都有保存期限,沒辦法放久,早點拿給妳,我比較安心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 這不是折煞我了嗎?「院長,我等一下過去拿。」只好妥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,我等妳啊!」院長笑了笑把電話掛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忍不住嘆了一口氣,真的是沒有出門的心情,但院長都這樣說了,我也只好換個衣服,準備出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明早上還是好天氣,現在卻下起了大雨,天氣反覆無常,人也是,什麼都抓不住,卻什麼都想擁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坐了計程車到了育幼院,院長看到我又開心的抱著我,「小鐵,來啦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院長突然在長廊上快走了起來,邊走邊開心的說,「小鐵,妳看我最近有沒有健步如飛?我用了妳給我的那瓶藥膏,膝蓋好了很多,妳看連今天下雨,我都不酸了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看到院長這麼活潑的樣子,突然好想念奶奶,如果她還在,是不是也能健步如飛,和我一起來育幼院,跟院長聊天喝茶?

 

        院長走回我旁邊,看著我說:「怎麼啦?想些什麼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回神微笑的搖了搖頭,「沒有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院長突然又打量起我,「小鐵啊~我怎麼覺得妳變啦,變漂亮了,還有穩重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天之內,有兩個人說我變漂亮,我應該要開心的飛起來才對,但我卻因為那句妳變了,覺得成長要付出的代價,好沉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也許人都要狠狠的受過一次傷,才會真的長大。

創作者介紹

SHARON.WORD.WORLD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