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334260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為輸了,所以我只好陪他去辦電話號碼,應該是說他這樣欺負我,我還要用我的身份證去幫他辦手機號碼,我人真的很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走到地下停車場繞了一圈之後,居然沒有看到我的車子,我努力回想我今天的行程,然後突然想起,「啊~我今天車子停在外面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,然後走到電梯前,雖然他的眼神都跟以前一樣冷冷的,但我就可以解讀出他的意思,那一眼就是說,「妳真的可以再誇張一點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進了電梯之後,我忍不住解釋,「你幹嘛這種眼神,是因為我回家的時候,先去隔壁7-11繳錢嘛,繳完我就直接走回來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電梯開了,他一樣是那一副不用解釋太多,反正妳怎麼說都一樣的表情,我跟在他後面,忍不住幫自己說話,「你難道都不會有突然忘記事情的時候嗎?更何況姐姐我有年紀了,本來記憶力就會變差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突然停下來,轉過頭看著我說:「妳是有年紀,但少用姐姐兩個字壓我。」說完又轉身往前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到他那付模樣,就是我那最疼我的去天上當神仙的奶奶說的,死囡啦~看著他的背影我一直在心裡嘀嘀咕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走出大樓門口,平常在這條街上撿紙板寶特瓶唯生的獨居老奶奶,突然走向前跟馬子維打招呼,還拉著他的手,「少年仔,彼工真正感謝恁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 聽鄰居說,她有一個在美國當醫生的兒子,還有一個在義大利當服裝設計師的女兒,但沒有人要照顧她,哥哥把她踢給妹妹,妹妹再把她踢給哥哥,好像照顧養自己長大的媽媽就會吃虧一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老奶奶對人客氣,有多的錢還會做善事,那時候八八水災,大樓的住戶一起集資捐款,老奶奶還拿了十萬塊給管理處,請管理處幫她匯錢給需要的人,所以大樓裡分類好的寶特瓶和紙,管理處也都會直接給老奶奶賣,大家幫忙照顧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馬子維看到老奶奶,臉上帶著微笑,居然也講了台語,「阿媽,妳賣客氣啦!東西攏屋收好厚,櫃子擱屋搖來搖氣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老奶奶搖著頭笑著說,「現嘛它就勇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聽著他們兩個的對話,以我這種台語低級班可以懂的程度,好像是老奶奶家的櫃子和傢俱有損壞,是馬子維幫她修的,所以她覺得很感謝馬子維。

 

「真正互勢,呼你忙到半暝啊~」老奶奶說。

 

半暝啊?半夜?忙到半夜?難道是那天他跟我說去找朋友,結果很晚回來,我們還大吵的那一天嗎?從他第一天到我家,到今天也才第五天,也就一天半夜回家,平常他也很少出門。

 

面對他很善良幫獨居的老奶奶修理傢俱,然後我還莫名其妙對他發脾氣的這件事,我覺得自己好蠢,他現在簡直就是背後長了翅膀,可是我手上拿了惡魔叉

,但我明明才是天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和老奶奶打完招呼後,我們走到車旁,我還是忍不住想做一下確認,開車門前我問他:「你那天不是去找朋友,而是去幫奶奶修傢俱對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聳了聳肩,坐上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我問你的時候,你為什麼不說?」我發動引擎繼續問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沒什麼好說的,而且如果說了,也拍不到妳這麼熱情忘我唱歌的畫面啊!」他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可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開著車,我一句話都不想說,他也把視線放在窗外,手頂著下巴,靠在車窗,眼角和嘴角都微彎,是在開心什麼?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太生氣了,趁人之危,太卑鄙了,忍不住油門踩的更重,車速更快,然後就發現他的嘴角越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有這麼開心嗎?偷拍又威脅姐姐,這是件不對的事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轉過頭來看著我說:「再加一條,不準再以姐姐的立場講話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?我年紀比你大,你本來就要叫我姐姐的不是嗎?對姐姐要有禮貌,馬媽媽沒有教你嗎?」我生氣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年紀大,我就要叫她姐姐,我媽有告訴我,做人不可以太隨便。」他口氣越平淡,我就越火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才想要又說些什麼的時候,他的手機又傳出我那五音不全的聲音,我驚訝的看著他,「我不是刪掉了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若無其事的說,「是刪掉影片了,但我忘了告訴妳,我有把影片轉成mp3檔,我都用這個來當鬧鈴,可以馬上醒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氣的握住方向盤的手很故意不小心的扭了一下,他的頭也很剛好的撞到了車門,我心裡很開心,但卻要很無辜的說:「對不起,剛剛有石頭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瞪了我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跟姐姐鬥?我在叛逆的時候,你還在喝奶啊~弟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手機行,卻發現美國買的手機,沒有辦法使用台灣電話卡,所以他又選了一支白色的iphone4,花了十秒挑門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就是隨便選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挑好記一點的門號嗎?154769很難記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我:「我直接撥對方手機,他就會有我的電話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如果對方要打你的電話呢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就叫他先給我他的電話,我打給他之後,他就會有我的電話,他就可以打電話給我。」他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忍不住繼續說:「那如果對方剛好沒有帶手機呢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服務小姐突然噗哧一聲,笑著說:「先生,你女朋友好可愛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又來了,跟我哥出去,人家也以為我是他女朋友,「他是我弟弟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服務小姐又笑著說,「看不出來耶~妳看起來年紀還滿小的,而且妳是雙眼皮,弟弟是單眼皮,長的不像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女人到了三十幾歲,被說美麗、漂亮,都來不及看起來年紀小六個字,我得意的看著馬子維,他則是一臉不以為然,拿出信用卡結帳,還很小氣的跟小姐說:「不好意思,麻煩妳快一點,我趕時間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結完帳後,我還在跟服務小姐聊天的時候,馬子維已經走出去店外,我只好跟服務小姐道歉說:「不好意思,我弟弟個性比較急,先走了,再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一上車,我提出我的疑問,「你趕時間要去哪裡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離開那裡。」他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小姐說話不老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車上忍不住哈哈大笑,好吧~如果現在的和諧是那一天打完仗的結果,那我只能說宿醉的很值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他若無其事的又用原本的手機播了我唱的歌問我,「妳真的忘記自己在唱什麼嗎?為什麼會完全聽不出旋律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笑容停止,把視線放在前方,對他的問話充耳不聞,人都是有缺陷的啊~我就是音痴不行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之後,我抱LV在客廳繼續處理我未完成的工作,但事實上 我根本沒有在工作,我看著他走進廚房後的洗衣間,抱著洗好的衣服走回房間,再看到他走到陽台,把老爸拿來放的植物,澆了點水,事實上我覺得那是雜草,所以從來不管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接著他又拿了LV的餐具到廚房清洗完晾乾,然後對著這裡喊了一句,「小咖!」LV就從我旁邊跳下去,跑去馬子維旁邊猛搖尾巴!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小咖是什麼東西?」為什麼叫LV小咖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因為它是咖啡色的。」他語氣一整個理所當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,好平靜我被小咖兩個字惹火的心情,「它叫LV,你高興叫它L還是叫它小V都沒有關係,不准再叫它小咖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看著我無所謂的聳聳肩,接著對LV說:「小咖,你該上廁所了。」然後帶著它到陽台去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眼睛因為又再次聽到小咖兩個字噴火,我一定要找機會把他電腦裡的那段影片還有他手機鈴聲刪掉,讓他不能再威脅我,我才有勝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到五分鐘,他帶著LV進來,LV跳上沙發窩到我旁邊,真是媽的好女兒,還知道要回來找媽媽,接著馬子維就走回他的房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十分鐘後,他的房門都沒有動靜,我躡手躡腳的走到他房門口,把耳朵倚在他的房間門上,客廳旁邊的書櫃玻璃門倒映出我的蠢模樣,連我自己都想笑了,人生這輩子第一次偷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聽到裡面傳出微弱的水聲,難道他在洗澡?如果是那就是我刪掉檔案的最好機會,我的心我的脾我的胃我的肝我全身的毛細孔都在熱血沸騰,刺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走到客廳桌子旁拿了一支筆,從他的房間門滾進去,假裝筆是不小心掉進去的,十秒後,裡面依然還是只有微弱的水聲,GOT IT!他真的是在洗澡!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小心翼翼的扭開門把,試著讓聲音降到最低,房間還是像我上次看到的一樣乾淨,電腦是開著的,我趕緊衝到書桌前,然後想找影片在哪裡,每個目錄夾都打開看,可是就是找不到有什麼影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時間緊迫,越找越慌,最後我放棄電腦了,決定先刪手機,我離開書桌前,開始用眼睛搜尋找他的手機,結果居然是床上,被棉被蓋住了,我開心的拿了起來,卻發現需要密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亂試了幾個什麼0000還是8888都進不去,既然這樣,還是我干脆直接把手機給丟了?這樣是不是更快?

 

        咔!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還在思考要不要執行的時候,他居然出來了,下半身圍著浴巾就這樣出來了,拿著一條毛巾在擦頭髮,臉上的五官很立體的出現在我的眼前,應該有的事業線什麼線他有都有,膚色又很健康,總之就是我忍不住忍了口口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看到我在房內一臉驚訝,然後又看到我手上拿著他的手機,驚訝的表情消失,換上抓到賊的表情,然後開始調侃我,「這是傳說中的現行犯嗎?」

 

我看著他一句話也講不出口,除了心虛以外,開始覺得我的臉在發燙!

 

「手機還我。」他說。

 

我清了清喉嚨,「不要。」然後走到窗邊,把拿著手機的手伸到窗外,「快點把電腦的影片刪掉,我就把手機還你。」

 

他一臉無所謂的說,「妳丟吧!反正電腦裡mp3檔影片檔都還有,不要忘了我剛剛才買了一支手機。」

 

可惡!

 

然後他走到電腦旁邊,不到三十秒,我那如海牛般的歌聲和宿醉的糗態,在電腦螢幕上上演,我看了真的要腦充血。

 

「那我丟電腦,我寧願再買一台新的給你。」一說完我就往前衝。

 

他用很快的速度搶了我手上的手機後,又要一把拉住我,不準我靠近電腦,拉扯之間,我的腳撞到了床角,硬生生的跌到了他的床,不!應該是說他的身上,然後在那0.01秒的時候,我的嘴唇不小心刷過了他的嘴唇。

 

他愣了一下。

 

我被那0.01秒的發生的事,嚇的完全說不出話來,呼吸之間都是沐浴乳的味道,急忙的想從他身上離開,然後又一陣混亂,當我從他身上爬起來,站到地面的時候,我看著他一臉無奈躺在床上,臉上被我的指甲劃破了二道,上半身也是一劃一劃的紅印,都可以在上面玩井字戲了,然後下半身的浴巾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,掉、了!

 

我的下巴也要掉了。

 

他躺在床上嘆了好大一口氣,而我則是深吸了一口氣之後,馬上衝回房間,大概是我活了三十年以來,跑最快的一次,鎖上房門之後,我趴在床上,好想大哭。

 

只是想刪個檔案,怎麼演變成亂倫。

創作者介紹

SHARON.WORD.WORLD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