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,又怎樣?封面final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放下手機,不經意看到顧采誠正盯著我看,我張大眼睛回看了他一眼,他低下頭繼續吃東西,人都是這樣,可以容許自己看穿別人,卻不希望別人看透自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有一道很尖銳的女聲喊著顧采誠的名字,我們四個人頓時都被這可怕的聲音嚇的停下動作,這聲音比小孩哭還要可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打扮的像娃娃的女生,走到我們旁邊,拉著顧采誠的手開始撒嬌,「采誠,我好久沒有看到你了耶~上次和我媽去你家,你爸爸說你最近工作比較忙,我好想你喔~你什麼時候要陪我去看電影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真的很難想像巨型娃娃撒嬌居然會這麼噁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顧采誠的臉比我剛接到家裡的電話還要尷尬,然後將被她拉住的手伸了回來,喉嚨卡痰的說,「呃~安琪,我最近比較忙,有時間再說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每次都說你很忙,我真的很久沒有看到你了耶,你都不會想我嗎?」她裝可憐的說著,邊說還邊把身體往顧采誠身上靠,是沒有骨頭嗎?還是把這裡當酒店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手指忍不住捲曲,很怕自己會忍不住伸手,呼這張過濃的妝容兩巴掌,我這個人最討厭女生三裝,裝清純、裝陽光、還有裝可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顧采誠一直往譚宇勝的方向躲,那隻巨型娃娃就更往他身上靠,整個人好像一隻無尾熊,那場面說難看就有多難看,託她過高的聲線,整間店的客人都往我們這桌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受不了的站起身,把譚宇勝拉走,坐到顧采誠的旁邊,然後也學那隻巨型娃娃的聲音,對他說:「采誠,我肚子餓餓,我想吃肉肉。」說完再嘟起嘴,裝可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吳小碧和譚宇勝的臉,不約而同的露出我是不是卡到陰的表情,我沒管他們二個,拉起顧采誠的手,用著連我自己都想殺我自己的撒嬌語調說:「你~餵~我。」接著猛搖他的手,臉上還要帶著清純無辜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顧采誠被我嚇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,一臉驚訝的看著我,那隻巨型娃娃看到我這樣忍不住嬌嗔生氣的問,「采誠,她是誰啊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她她是。」顧采誠受到的驚嚇有點大,講話開始結結巴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沒等他回答,接著說:「采~誠,我們吃完之後去泡溫泉好不好,上次我們去的那間泡泉會館很不錯耶,兩個人一起泡剛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巨型娃娃好像被人潑了一桶冷水,放掉顧采誠的手,「哼~你又換女朋友了喔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帶著微笑對她說,「我們下個月要結婚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巨型娃娃崩潰,哭喪著臉說:「什麼?你居然要結婚了?為什麼我現在才知道?」然後跺著腳轉身離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一離開,我馬上放掉顧采誠的另一隻手,然後站起身,走到吳小碧旁邊把譚宇勝拉開,坐回我原來的位置,繼續吃東西,他們三個人則是一臉驚魂未定的看著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對,我是很奇怪,我也覺得自己有點多管閒事,但我就是看不下去巨型娃娃盧小小的樣子,更準確的說,我實在是看不下去,顧采誠那種不會拒絕別人的樣子,難怪他老是被前女友糾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抬起頭看著他們說,「你們都吃飽了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們三個人馬上各就各位,拿起筷子往鍋裡猛夾,大家沒有說話低著頭猛吃,好像剛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吃飽後,顧采誠和吳小碧爭著要結帳,後來兩個人剪刀石頭布,吳小碧輸了,顧采誠買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走到吳小碧旁邊小聲的說,「這樣妳還是欠我一頓喔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吳小碧一臉不情願的說,「知道啦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欣怡,我和小碧要去一街那裡找一下廠商,可以麻煩顧先生送妳回家嗎?」譚宇勝對著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們去忙,我自己坐計程車回家就好了。」我不是那種需要人家送來送去的那種女生,我不習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顧采誠在一旁說,「沒關係,我送妳回去,走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吳小碧很白目的說,「好啦~讓妳未來的老公送啦,你們不是下個月就要結婚了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瞪了吳小碧一眼,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才想伸手捏她臉的時候,她馬上拉著譚宇勝逃跑了,君子報仇真的是三年不晚,先放妳一馬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顧采誠說:「你不用送我回去,我可以自己回去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沒有理會我的回答,「走吧~我的車停在那邊。」說完就往前走,我只好跟在他身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看到他的車,我真的很想大笑,「這車?」長的也太妙了吧!寶藍色是還滿好看的,可是底盤又低,整台車看起來好像是被壓過一樣,就扁扁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一臉很興奮的說:「很酷吧!」然後按下車鑰匙,兩旁的車門自動上升,他還想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,我馬上就坐進車子,繫上安全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真的覺得坐這種車子很不舒適,感覺好像坐在地上一樣,忍不住說了一句,「這車也太冏了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一臉遭受打擊,好像我講了林志玲的壞話一樣,「妳真的很不識貨,這台車是我花了多少心血,存了多久的錢才買到的,妳知道這台車是什麼來歷嗎?它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沒理會他,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紙遞給他,「我住這裡。」我沒有想要背宿舍地址的打算,反正也才住一個月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,妳真的是。」他還沒有說完,我就接著說,「你可不可以好好叫我的名字,我叫陳欣怡,不是欸陳欣怡,我已經不高了,你是還要把我叫到多矮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笑了笑,「我也不知道,覺得前面加個欸,感覺比較親切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顧采誠,你覺得這樣有親切感嗎?」我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,真的是怪咖一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,我有時候覺得妳還滿酷的耶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說。」我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笑著搖了搖頭,「妳跟我認識的女生真的很不一樣,真想知道妳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那可能要等我死了,解剖之後才會知道,還有,不要把拿我跟你認識的女生比,從我見到你的第一天到現在,你認識的女生,都讓人覺得很可怕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為什麼?」他好奇的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轉過頭看著他,「你不覺得你的身旁都是一些巨型娃娃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開著車疑惑的出聲,「蛤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長的很漂亮,身材很高聎,但都很盧,就這樣。」我簡短有力的做了個結論,「你的眼光真的很差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不服氣的說:「哪有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哪沒有,先不要說那些女生對你死缠爛打,你自己本身也是個大問題,你是不知道怎麼say no嗎?女生一跟你盧,你就什麼都不會了,像剛剛那個女生,你還能讓她盧你這麼久,真的覺得你有病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女生是用來疼的,再怎麼不好的女生,她都是女生,男人本來就要有風度。」他說的義正嚴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要跟我講這些,風度是什麼?能吃嗎?我只覺得你很笨而已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,妳為什麼對我這麼有意見?」他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不爽的回他,「因為你都叫我欸陳欣怡啦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,妳不會想結婚嗎?」他還是不改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懶的理他,不想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欸陳欣怡。」他在某些地方真的很莫名奇妙的堅持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想。」他還沒說完,我就直接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好奇的問,「為什麼不想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婚姻是什麼?可以吃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,「妳剛剛是沒有吃飽嗎?我以為每個女生都會想要有一段穩定的感情,想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他,淡淡的說,「想和現實永遠都是有差距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,沒有說話,我也沒有說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因為我想起了那一段我曾經以為穩定的感情,我曾經可能擁有的幸福,在一瞬間全都消失不見,我不知道,我還可以相信什麼?

 

        誰不想要幸福?可是越想要,受到的傷害就越大,不是我不想要幸福,是我不再也敢想要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一個晚上,失眠,好久不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幾乎都沒睡的我,把這一切過錯都推到顧采誠身上,都是他害的,沒事講那些有的沒的幹嘛?我都多久沒有去想起那件事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踩著痛苦的腳步,我先去巡櫃點,在SOGO的時候,我真的受不了,跑到星巴克點了一杯豆漿拿鐵,坐在位子上邊喝邊打瞌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是欣怡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一道聲音在我頭頂落下,我抬起頭,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,她是顧采誠的妹妹,顧采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哈囉~」我微笑的對她打了個招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開心的在我對面坐下,「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來巡櫃點,可是太累了,所以坐在這裡混水摸魚。」忍不住又打了個哈欠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的臉真的看起來好累喔!」她從包包裡拿出一顆維他命給我,「這個可以提振一點精神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接過來,我跟她說了聲謝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兩個人開始東聊西聊,聊我從高雄上來支援的事,聊她還有顧采誠的事,我發現她其實很愛顧采誠的,雖然嘴巴裡講的都是顧采誠的壞話,但是那語氣裡有太多的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哥就是那樣,有時候就很痞啊~我都快要被他氣死了,每次他只要一跟女朋友分手,女朋友就會打來跟我哭訴,我真的很倒楣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笑,才準備跟她一起罵的時候,她的手機響了,接了起來,口氣不是很愉悅的說:「幹嘛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誰叫你自己要弄不見,我今天沒空,我等等要跟子維去看電影,什麼翹班!我是請特休好不好,我加班的時數都快可以請三個月假了,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工作這麼隨便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猜是顧采誠打來的,看采雅罵他,不知道為什麼心裡也覺得痛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采雅突然拿下手機,對著我問,「欣怡,妳等等會過去設計館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接著繼續講電話,「我請欣怡拿給你好了,對,我們現在在一起喝咖啡,關你什麼事啊!你把你自己管好就好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掛掉電話後,采雅從包包裡拿出一張感應卡,「欣怡,等下可以幫我拿給我哥嗎?他又把家裡鑰匙弄不見了,我爸媽今天都出國了,沒人幫他開門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,接了過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然後有一個高高帥帥的男生走了進來,采雅很開心的對他招了招手,男子看到采雅後也露出笑容,走到我們旁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欣怡,這是我男友子維,她是我朋友,陳欣怡。」采雅站起身,替我們介紹彼此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聽著她的介紹,忍不住問起自己,我有多久沒有交朋友了?除了吳小碧是在工作認識的以外,酒友也是認識好幾年了,其他的人都只能說是點頭之交,同事也沒有特別要好的,我本來也就沒有特別想交什麼朋友,但聽到采雅說我是她朋友,心裡有一種莫名又奇妙的感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微笑的對他點了點頭,接著他們就離開要去約會了,我自己一個人坐在星巴克裡,看著百貨公司裡人們來來往往,突然覺得寂寞的很想哭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SHARON.WORD.WORLD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emily
  • 是豆漿拿"鐵"唷
    每個禮拜都期待~
  • 偉玲Dianne
  • 耶,楼上那个抢先一步来纠正了,哈哈

    但是我真的漏掉这本没买耶,等下冲去书店买好了,但是好怕要订要等很久~
  • 哈哈哈哈,
    其實我PO的都是原稿,
    還沒有修正過的,
    辛苦你們啦!

    雪倫 於 2013/11/11 14:24 回覆

  • 偉玲Dianne
  • 其实没什么啦,是都一直有留意所以看到了错别字都会稍微叮咛 :))

    我真的是对我在马来西亚,没有一个好好的地方购买你们的书觉得困扰啊,多想我是身处于台湾..唉..那时你的【爱很好,也很坏】也是叫我哥在台湾买回来给我。现在少了可以买书的人,我真的是大喊不方便啊!
  • mimou
  • 老實說我也很喜歡欸這個叫法XD
    真的滿親切的(笑)

    謝謝雪倫~朋友已經活過來了
    感謝你的開導(燦笑)
  • 澪
  • 好開心又看到采雅和子維的鏡頭了~~
    真希望可以有多一點他們的續集...XDD

    我個人很喜歡作者描述采雅的感覺,還有那很漂亮的生活態度^^
    這部作品也很棒~期待連載!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