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到我進到屋子裡時,已經是二十分鐘之後的事。

 

我可是花費了很大的力氣,才把掛在身上的馬克,給弄下來,左側肩膀的衣服,已經完全被馬克的淚水和鼻涕完全浸透,脫下來絕對可以擰出一杯水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我這一折騰下來,則是肩痛引發全身性的腰酸背痛。

 

還得拖著眼淚像水庫洩洪般的馬克進門,我真的很懷疑一個大男人的,淚水怎麼會比太平洋還多?

 

啊~馬克不是男的,我忘了他是女的,難怪人家常說女人是水做的

 

        用盡全身的力量把他給丟到沙發上,我整個人也虛脫的癱在他旁邊,簡直就要累翻了,餘光只看到痞子關很悠閒的坐在我對面的貴妃椅上,雙腳交疊,喝著我剛從超市買來的純喫茶,微笑的看著我和馬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是以為自己在拍廣告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卡!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怎麼好意思坐在我面前喝飲料?」我都沒邀請他進來,他居然還理所當然的把這裡當自己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清了清喉嚨,挑著眉說:「為什麼要不好意思?」一副理直氣壯。

 

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「我好像沒有邀請你進來,也沒有說你可以喝我買的飲料~」真的沒有力氣再跟他吵了,馬克哭的讓我心煩氣燥。

 

他看了我一眼,無辜的說了一聲,「喔!」便接著站起身。

 

看到他一起身,我的內心忍不住放起鞭炮,太好了~總算知道要回去了,如果還要我拿掃把趕人,場面就真的會很難收拾了。

 

沒想到,下一秒他並沒有往大門走去,而是走進廚房裡,再出來時,手裡拿了一瓶純喫茶,然後走到我面前,遞給我。

 

「幹嘛?」我說。

 

「如果妳覺得我自己喝不好意思,那一起喝。」他無害的笑著。

 

那笑容只有讓我想對他說二個字。

 

奸臣!

 

打從自己生活開始到現在,什麼事情都自己來,什麼事對我來說都不困難,就連二年前房子遭小偷後,裡頭被搞的面目全非,都沒有像現在這麼無力過,對付這種奇怪的人,我真的不會。

 

他沒事般的回到沙發上,繼續著剛剛那悠閒的氣氛。

 

我已經累到不想再跟他爭執,接過飲料,便馬上一口氣喝完,冰涼的感覺至少可以抑制我即將爆發的火氣。

 

現在要先處理馬克的事,他的眼淚真的快把我給淹沒了,我轉過頭去看著他,整個臉哭到慘不忍睹就算了,連衣服也都搞的像是難民一樣。

 

沒有衣著時尚、香味滿分、自信昂首的馬克,我不習慣。

 

我嘆了口氣,「你到底還要哭多久?」

 

他搖了搖頭,繼續哭

 

「到底是發什麼事啦?哭成這樣?」我問。

 

他搖了搖頭,還是繼續哭。

 

看這個樣子,要讓他停止哭泣好好說是不太可能的,既然只會點頭跟搖頭,那我就用問的吧!

 

「老闆教訓你了嗎?」我問。

 

他搖了搖頭,接著,我發現自己問了個蠢問題,突然忘記通常都是我們教訓老闆比較多。

 

「還是,你這次週年慶沒有買到想要的LV包包?」通常會讓馬克情緒失控的,不是LV就是PRADA

 

他又搖了搖頭,我好想大叫,耐心接近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真的想不出其他問題時,痞子關突然出聲,用著很平常的語氣說:「應該是和情人分手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話一出來,馬克突然大叫了一聲,然後用十倍的音量放聲大哭,那聲響簡直快把我的耳膜給震破了。

 

我瞪了一眼痞子關,他聳了聳肩繼續喝他的茶,又是露出無辜的表情。

 

該死的奸臣。

 

轉過頭去看到馬克,整個人哭的臉扭曲到我快不認識他,淚水也快把房子給淹沒了,我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給他,對於他突然大哭的原因,是痞子關說的那個理由,開始覺得懷疑,「你跟阿豪真的分手了?」

 

前二天,才在阿豪姐姐開的PUB裡喝酒,兩個人感情還是好的不得了,濃情蜜意到都快把旁邊的人給甜死,而我也是那一天才在那裡撞到痞子關。

 

唉~真是倒楣加晦氣。

 

馬克卻解除了我的懷疑,他用力的點了點頭。

 

我嚇了一跳,抬頭看了一眼痞子關,他露出勝利的微笑,而他只能再接受我一次白眼。

 

「怎麼可能?前二天不是還好好的?」我問。

 

馬克很想跟我解釋,可是又繼續哭到一句話也說不好,嗯嗯呀呀的聽到我頭都痛了。

 

多嘴的痞子關又說了一句,「會突然分手的原因,應該是都有第三者吧!」

 

馬克一聽到這句話,十倍大的哭聲又來了,再這樣下去,我應該會被鄰居檢舉,罪名是製造社區噪音。

 

我抱著頭,真的不知道,這個時候是要揍痞子關還是馬克。

 

我對著痞子關吼了一聲:「你不要多嘴!」,接著又對馬克吼了一聲:「你給我哭小聲一點。」

 

   嘆了一口氣,按照剛剛的反應,痞子關應該是猜對了,不然馬克不會又這樣哭起來。

 

只是

 

第三者?我的腦子裡開始想這三個字,那種窒悶的情緒又開始在我的心裡起伏。

 

為什麼現在的感情都得是結束在第三者嗎?小倫、采雅、青青都是,而林君浩也拋下了我娶了別人。

 

但,如果是這樣?那我這個後來變成的第三者,非常失敗。

 

我並沒有結束林君浩和他太太的關係,只是又把自己丟進去那難堪心傷的漩渦裡,暈眩。

 

幸好馬克的啜泣聲把我從那些思緒裡拉了回來,馬克現在的狀況才是我該擔心的。

 

   在大門口遇見他到現在,整整一個多小時,眼淚沒有停過,我想要讓他停止哭泣,如果不是我出手把他打暈,就是要把他給灌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,我沒辦法對一個被劈腿的人出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對著痞子關說:「你去買酒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懷疑的指了自己,「我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喝了我的飲料,跑跑腿不為過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又給露出我一副妳說了算的無辜樣,用著很瀟灑的姿態走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抿著嘴,壓下那股火氣,不停的深呼吸著,我發誓,總有一天,我一定會出手揍他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坐在沙發上,我無奈的看著馬克,他還是持續的哭著,面對感情的背叛,努力過的人都知道,除了自己可以拯救自己之外,沒有別的方法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