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剛走到車子旁準備開車門時,痞子關突然指著上面說:「妳看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,居然看到馬克就站在房子頂樓的陽台上,整個身體在那裡搖搖晃晃,只要他往前走一小步,就會落在我的面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倒抽了一口次氣之後,不敢想像那畫面,馬上跑上房子的頂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氣喘吁吁的跑上了五樓,看著馬克釀在天空藍裡,好像就要被吸進去一樣,我怕會失去他,連忙大叫:「蘇!俊!男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馬克聽到我的聲音,轉過頭來,白皙的臉龐被午後的陽光暈的粉紅,笑著對我說:「茜,妳起床啦!我…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話還沒說完,痞子關非常快速的,把他從陽台上拉下來,兩個人在我面前跌成一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前後,不到三秒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看著馬克安安穩穩的在我面前,懸著的一顆心才真的落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也許是放鬆了、安心了,眼淚才掉了出來,邊哭我的手也沒閒著:「死馬克、王八蛋,你就這麼想死嗎?」每講一句,幾乎有三個拳頭就落在他身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痛!茜...唉喲,不要打了…喔!好痛~」他瑟縮地躲著我的拳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早就忘記,自己打人的力道有多強,直到痞子關捉住我的手,「妳再打下去,他真的會有生命危險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親手打死他,總比他自殺好,我比較甘心。」我已經哭到失去理智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種被丟下的感覺,讓我好恐慌,我唯一擁有的,只剩下這些真心愛我的朋友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馬克突然抱住我,安撫著我,「茜,我真的沒有要自殺,真的沒有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平靜有節奏的拍著我的背,一、二、三…,要我不要哭,直到這個時候,我才真的相信他沒有要做傻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能夠知道自己並不沒有失去時,那種心裡緊窒的感覺,終於得到解脫,我不遑多讓的淚水,這一次換馬克的左肩衣服上溼了好大一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馬克跟我說再見時,他已經變回原來的馬克,雖然身上還是承載著悲傷,笑容依舊牽強,但他說他會沒事的。

 

我想起了痞子剛剛在公園對我說的那一句話,「妳要相信妳的朋友。」信心就這麼來了,帶著紅腫的雙眼笑著,放心的讓馬克離開。

 

在站門口看著馬克離開,想著自己,愛情裡的最美與最壞都是自己承擔。對於離開林君浩這件事,我越來越有勇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轉身想回房間好好大睡一覺時,卻看到痞子關還坐在客廳,很自以為是的開起電視,節目內容如果我沒看錯,就是最近在兒童界裡引領潮流的巨星─海綿寶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原來他的智能只停留在六歲,也難怪我無法和他溝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走嗎?」我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肚子餓。」他的視線依然沒有離開那塊黃色的海綿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所以呢?」關我什麼事,敢叫我煮飯給他吃試試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突然把電視關掉,站起身走到我面前,「陪我去吃飯~」然後把我拖了就走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實在很想對他發脾氣,但看著他的背影,想起了那一陣溫暖,他也是非常辛苦的陪著我一直找馬克,陪他吃個飯,就當是回報好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到了巷口的麵攤吃麵,從沒想過這頓飯,會從晚上六點吃到麵攤老闆凌晨打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印象當中,只記得喝著酒東聊西聊,也不知聊了什麼,也許我們要和平相處的時間,只有喝酒的時候吧!

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   

 

時間過的很快,不知不覺我已經在這裡住了半個月,沒有不適應,反而是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在。

 

雖然沒到公司上班,我還是能在家裡,處理所有客戶需求,若客戶有問題,需要我到現場解決,才會出門。

 

晚上無聊時,就到前面公園散散步、發發呆,不然就去社區健身房把自己搞的很累,然後一回家馬上倒頭就睡,我很感謝采雅幫我借了這麼好的房子。

 

叮~咚。

 

我放下手中的咖啡,看著電腦裡傳來的即時訊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MARK:他又來了…。

茜:不用理他。

 

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避開他,避開林君浩。

 

MARK: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妳再不來公司,老大要哭了。

茜:不用理他。

MARK:日本經銷商他搞不定啦!

茜:喔

MARK:妳好無情….

   茜:嗯

   MARK:妳可不可以不要再喔喔嗯嗯?妳沒來公司我很寂寞就算了,

連敲個msn妳字數都少的可憐。

茜:好

MARK>.<,對了,妳和他進展的怎樣?

 

我知道馬克指的是誰,三不五時就想把我跟他湊一對,我現在想到他就有氣。

 

那傢伙從那天晚上吃完麵之後,就好像人間蒸發一樣,隔壁房子的燈再也沒有亮過,要不是馬克也有見過他,我真懷疑我看到的那個人,該不會是鬼吧!

 

        跟疑似鬼的人能有什麼進展,人鬼殊途沒聽過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完全不想回答馬克的問題,只是這個小白目,可能最近心情好了,有閒情逸致管別人的事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茜:你是覺得我交給你的工作太少了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這一條訊息打不到一分鐘,我的手機馬上響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連看來電顯示是誰我都沒看,對方還沒開口,我直接回答:「應該是太少了,才會那麼有空關心我的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討好的聲音馬上在另一端出現,「茜~妳怎麼這樣啦~妹妹也是擔心妳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死馬克,甜言蜜語…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不要再問這個問題了,每天問你不煩嗎?我跟他還沒熟到可以用進展這二個字來形容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唉唷~人家我覺得你們郎才女貌啊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嘖,真是快被馬克給打敗了,「我還金童玉女咧~」我不耐煩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也可以啊!」馬克正經的回答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敢保證再跟他講下去,管他林君浩,我直接衝去公司揍他,再狠狠揍林君浩一頓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再問我這件事,我保證你這個月沒有休假。」我淡淡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~不問就不問,那我可以問晚上采雅要見面的對象帥不帥嗎?」馬克真是有夠八卦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都還沒見過,怎麼知道?晚上看過再告訴你。」前幾天在采雅家聚會時,采雅要我們陪她去見心儀的對象,剛好小倫和青青都有事,只有我這個閒人可以陪采雅去見她的白馬王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采雅三天兩頭的就稱讚這個男生很棒,我真要好好看看,這男生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讓采雅這樣喜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啦~等等我再自己問采雅,反正她等一下會先過來跟我拿合約書,妳簽完,我下星期再過去跟妳拿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嗯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結束和馬克的對話後,腦子裡突然閃過了痞子關的臉,我必須承認自己是真的有擔心過他,忽然之間就這麼不見了,應該是不會出了什麼事吧?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突然回神,生氣的拍了自己的臉頰,「神經,關我什麼事啊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不過就是見過幾次面,我為什麼要擔心他?他哪位?最好不要再讓我看見,回火星吧他!

 

        好好的梳洗了一番,現在最重要的是陪采雅赴約,她擔心只有他們二個,她會太過緊張,硬要一個人陪她去,當她的電燈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電燈泡不能太亮,所以捨棄了我最愛的紅色,我穿上黑色V領公主袖針織衫,配上九分白色合身長褲,連高跟鞋也不踩了,穿著駝色休閒鞋,拿了包包就出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采雅也在我把大門關上的那一刻,她的車剛好就在我的身後停了下來,這就是我們的默契,每次都是這樣分秒不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帶著笑容,上了采雅的車,很熟悉的先擁抱對方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擁抱會帶來力量,這句話是小倫的座右銘,在我高中畢業,只剩下自己時,她們總是隨時擁抱著我,陪我走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久了,我們也就習慣,這自然不過的擁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采雅今天仍然像個公主,波浪微捲長髮,深紫色削肩洋裝,品牌黑色高跟鞋新款,漂亮的不得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今天已經把我電暈了。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采雅笑了笑,「妳少來了~喏~」便將馬克交給她的資料拿給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謝啦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正準備打開資料夾時,從後照鏡裡竟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,讓我嚇了一跳,沒想到他居然會在這裡,一定是跟著剛剛去公司幫我拿資料的采雅後面來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采雅發現我的臉色突然變的難看,擔心的問:「怎麼啦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牽動著嘴角笑了笑,「沒事啦~走吧!」

 

逃不過嗎?難道真要這樣繼續糾纏著嗎?

 

我真的不懂,林君浩到底要幹嘛?當大家可以徹底解決時,他為什麼要這麼自私?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想要…。

 

卻從來不問我,要?還是不要?

 

        一路上,采雅興高采烈的說著,前二天她到台北出差時,遇到了她喜歡的那個白馬王子,她說的起勁,我卻一句都聽不進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腦子裡都是剛剛林君浩車子停下的那一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茜~妳是不是不舒服啊,妳的臉色真的很差耶!」采雅摸著我的額頭,想看看我是不是發燒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當然不會告訴她,林君浩跟著她的車子找到了我,她肯定會自責內疚到不行,又會馬上幫我找房子離開,但我並不想離開現在住的地方,它已經讓我有安心的感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安心?腦子又閃過痞子關的臉,我真的是被林君浩嚇到頭昏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沒事啦!」我安慰著采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采雅微笑的握了握我的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餐廳後,我再也不想去想那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,今天采雅才是主角,如果這個男人不錯,我打算半途就開溜,讓她好好跟白馬王子相處,期待王子與公主有很好的結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只是已經到了約定的時間,並沒有看到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手錶時間已過了二分鐘了,不守時的男生,在我心目中已經不及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采雅指著手錶,她帶著不明所以表情的對我笑了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時,采雅的手機突然響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好~沒關係,我知道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簡短二句,采雅掛了電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怎麼了?」我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帶著歉意的表情看著我回答:「茜,不好意思,他才剛忙完,現在正趕來,所以要等一下下喔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不悅的表情,已經掛在我臉上了,搞什麼啊?明知道今天有約,沒能在時間範圍內解決公司的事,那表示他工作能力不足,長的再帥都沒有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還好我今天陪妳來,不然妳不就要空等?」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采雅微笑著:「沒關係啦~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只能說,愛這種東西簡直可以鬼遮眼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十分鐘、二十分鐘,到現在我已經整整等了半個小時了,敢情這位白馬王子還在等他的馬出生?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肚子已經餓到不行,脾氣越來越差了,用力的放下加過七次水的水杯,要不是看在采雅的份上,我早就走人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對不起啦~茜!」采雅不好意思的對我著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氣的手往旁邊一伸,「該道歉的是那個傢伙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沒想到從我手指的方向,卻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,「不好意思~久等了。」老梗,這沒有誠意的道歉。

 

這道沒有誠意的聲音,卻突然讓我覺得熟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回過頭一看,我只能說,今天絕對是我最高潮迭起的一天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