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小倫一起去洗手間時,她拉著我說,「茜~,為什麼我一直感覺,你們好像在一起很久啦!」

 

「哪有啦!」

 

「你們好有默契喔~」

 

我笑了笑,喜歡有默契這個說法。

 

她摟著我,拍了拍我的肩膀,「我相信采雅可以理解的。」

 

我點了點頭,感謝她的鼓勵。

 

又想到早上父親給我的支持,我心裡滿滿的溫暖,頓時覺得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我都不害怕。

 

心情愉快的我,連坐在車上,都會忍不住笑著。

 

「喂~怎麼辦?」關旭突然出聲。

 

我好奇問著,「什麼怎麼辦?」

 

「我現在更喜歡妳笑起來的樣子,好可愛!這樣我倒底要喜歡妳發脾氣還是笑起來啊~」

 

「你夠了~講這種話好噁心。」

 

「妳有沒有良心啊~我真情流露,妳居然說我噁心。」他說著說著還假哭,我真的快要被他的白目給打敗了。

 

正當我們兩個在車上,聊的正開心的時候。

 

突然後面撞上一股力道,我和關旭都嚇了一跳。

 

他擔心的看著我說:「妳沒事吧!」

 

我點了點頭。

 

「是後面沒有保持距離嗎?」所以被後面的車給撞了。

 

我才在疑惑著時,那股力道又再來了一次,我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,關旭看著後照鏡,罵了聲髒話。

 

「是黃子容。」

 

然後,我驚醒了,是他太太。

 

「茜,妳坐好~」他開始加速。

 

和黃子容的車子,在路上狂飆,即使現在已經半夜十二點,車子流量少,但還是非常危險。

 

「關旭,不要這樣,把車子停下來,好好講。」車速已經快到我無法接受了。

 

「她如果能好好講,今天就不是這個樣子了。」他表情凝重的說。

 

「關旭~停車,我很不舒服。」

 

他看了一眼我蒼白的臉後,馬上減速,把車子停在路邊,黃子容的車,也跟著我們停在後面。

 

我看著後照鏡,她下了車,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,猛拍我的車門。

 

「妳別下車。」關旭說完後,馬下了車,走到她旁邊去。

 

對著她吼著:「妳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!」

 

她冷笑了一下,「那又怎麼樣?大不了大家一起死,叫那個賤女人給我下車,你總算被我抓到了,我就知道你在外面有女人,從以前到現在,你在外面就是有女人。」

 

她又衝到車門旁,猛拍車窗要我下車。

 

關旭拉著她,「妳到底要怎樣?十幾年了,妳為什麼不能放過我?」

 

她瞪大了眼睛吼著:「你是我的,你是我的,我愛你那麼久,為什麼你就是不肯愛我,還要離開我。」

 

看著她~我其實是為她感到心疼的。

 

我還是下了車,走到她面前,關旭急忙擋在我前面,怕她又傷害了我,但她還是激動的衝了過來,想要打我。

 

「真的愛一個人,不是希望他幸福嗎?可是妳卻一再的傷害他,這是愛嗎?」我說。

 

「妳閉嘴~要不是妳這個賤女人,我們的感情會很好,妳說~妳和他勾搭多久了?不要臉!」

 

「就算沒有我,強求來的也不會幸福。」我說著,希望她放過自己。

 

卻沒想到,她像發了瘋似的,推開關旭,衝到我面前就是一巴掌,我沒有還手,因為我讓她痛苦,這一巴掌算是讓她發洩。

 

我動也不動的讓她打著,「不要臉、不要臉,我老公是我的,是我的~他是我的,誰都不能搶走他~」

 

她吼的聲嘶力竭,讓我好心疼。

 

關旭衝了過來,制止她,但她卻好像發了瘋似的,不停的追打,關旭只好護著我,讓拳頭落在他身上。

 

我們完全沒有注意,這樣的扭打,已經讓我們到了路中央,突然一陣強光,我們都停了下來,眼看就要衝撞上來,關旭先是把我推開,我跌倒在路旁,一陣暈眩朝我襲捲而來。

 

接下來,我聽到車子劃破寧靜的剎車聲,及好大一聲

 

我心跳停止了,是關旭嗎?

 

強壓下不舒服的感覺,忍著皮膚被柏油路劃破的刺痛,我站起身走到路中間,看到的卻是關旭抱著滿頭鮮血的黃子容。

 

「快叫救護車~」關旭喊著。

 

關旭推開了我,而黃子容推開了關旭。

 

 

這一切就像三角習題一樣,難解~也許,還會無解,也許有些事情,不是努力想要解決,它就會照著我們想的那樣走。

 

變化,總是在那一瞬間。

 

救護車把我們送到了急診室,護士帶著我去清理傷口,包紮完了之後,我回到急診室門口,看到關旭呆坐在椅子上。

 

我走了過去,他帶著充滿歉意的表情看著我說:「還好嗎?」

 

我點了點頭,坐到他旁邊,握著他的手,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,我想現在最難過、最不好受的人是他吧。

 

他也緊緊的握著我的手。

 

也許他想強裝鎮定,但我並沒有錯過他手裡些許的顫抖。

 

我們都很清楚,這將會關係到我們,還有我們的以後。

 

在急診室外等待的時候,關旭也打了電話告知她的家人,這對他來說需要多少的勇氣,才能夠說的出口,他的疲憊,讓我好心疼。

 

三個小時的漫長等待,醫生終於從急診室走了出來。

 

然後對關旭說著:「情況很不樂觀,如果這二天她沒有醒來,可能就會變成植物人,你們要有心理準備。」

 

醫生離開了。

 

我們卻無法直視彼此,這結果無疑是將我們推入了地獄。

 

黃子容被送到加護病房,站在加護病房外,關旭對我說:「妳先回去休息吧~有什麼狀況,我再打給妳。」

 

我明白他不要想我面對她家人即將來到的場面,點了點頭,他幫我叫了台計程車,送我上車,「不要亂想,好好睡覺。」

 

我假笑的點了點頭,當計程車往前開時,我回過頭,流下了眼淚。

 

全身僵硬著,不安的黑潮好像要把我吞沒。

 

回到家,我吃了一顆之前看醫生留下,但卻從來不碰的安眠藥,讓自己沉沉的睡著,再次醒來,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。

 

這一覺,我睡了十六個小時。

 

醒來的第一件事馬上拿起手機看,卻是一通未接來電和簡訊都沒有,這讓我的不安無限擴大。

 

我坐在沙發上,一動也不動的,等待著天亮。

 

直到早上,手機依然沒有動靜,無法再忍受這種不安,我換了衣服,招了台計程車,我便往醫院去。

 

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到加護病房門口,手舉起又放下,始終不敢敲門,卻聽到裡面傳來吵鬧聲。

 

一位婦人的聲音,在裡面喊叫著:「你怎麼那麼沒有良心,我好好一個女兒交給你,你沒有疼愛她,現在還讓她昏迷不醒的在這裡。」

 

另一位男子的聲音卻說著,「會這樣都是女兒自己造成的,當初她就不應該想盡辦法要嫁給關旭,人家根本就不愛她,這幾年來也夠了吧!」

 

「你說那是什麼話,不替自己女兒說話,還幫他講話,如果我女兒有什麼萬一,我會要他負責到底。」

 

即使我沒有聽到關旭的聲音,我都能想像他現在的表情會有多哀傷。

 

負責到底,這四個字,讓我卻步了,這一切都不是我和關旭想像中的簡單,我們都太小看這場戰爭。

 

我會失去他嗎?

 

想到這可能發生的結果,我的四肢開始發冷。

 

無力走出醫院,手機傳來了簡訊聲,我心一驚,趕緊查看之後,並不是關旭,而是我的母親。

 

「我回美國了,家還給妳,我知道他去找過妳,妳不必因為他說的話同情我,我不需要。」

 

我看著她傳來的簡訊,忍不住搖了搖頭,她真的是我的母親,愛面子又倔強。

 

而這個念頭,居然沒有讓我不悅,也許,我可以平靜的看待,父親、她和我之間的關係了。

 

回到家後,我掙扎著到底要不要搬回去,擔心著如果離開了這裡,是不是表示,我又離關旭更遠了。

 

我不想要。

 

昏昏沈沈的睡去了之後,叫醒我的,是一連串的門鈴聲。

 

我打開門,是二天不見的關旭,眼睛佈滿血絲,臉色憔悴、鬍子蓄在臉上,整個人像是要虛脫了一樣,一湧而上的心疼,讓我的眼淚,又要奪眶而出。

 

他往前抱住了我。

 

就這樣,我讓他依賴了好久,他才放開我,我原本溼潤的雙眼,在他看見之前,我抹去了淚水。

 

不能讓他擔心,這是我唯一能做的。

 

他坐在沙發上,這次換我到廚房忙碌,想幫他做點什麼,卻發現我只會煮泡麵,等我端著麵再次出現時,他已經倒在沙發上睡著了。

 

沒有吵他,我看著他睡著的樣子,沒有移開過眼神。

 

這是唯一我能擁有他的時候。

 

當我閉上眼睛,再次醒來時,他已經消失在沙發上,而我的身上,是昨天我蓋在他身上的那條被子。

 

如果沒有這條被子,我會以為昨天晚上那是一場夢。

 

我抱著被子發呆,擔心著檢查結果應該出來時,關旭從門口走了進來,原本憔悴的樣子,已經不見了。

 

變回他清爽帥氣的模樣。

 

他提著食物進門,遞了一碗麵給我,「妳這二天瘦了,先吃點東西。」

 

我看著那碗放在我面前的麵,我開始害怕了起來,我發現他總是習慣先把我餵飽後,再告訴我一些殘忍的事實。

 

他看著我不動,又說著同樣的話,「還是我餵妳?」

 

我搖了搖頭,拿起筷子吃著麵,他依舊是開著海綿寶寶看著,我感到現在有一股不尋常的氣氛,即使他做著同樣的事。

 

依舊是覺得,有某些東西不一樣了。

 

這次我搶在他前面,收拾好碗筷,拿到廚房清洗,說服自己,其實什麼事都沒有,是我自己想太多了。

 

我發現他從後頭走了過來,站在我背後看著我,但我不敢回頭。

 

他從後面擁抱著我,我手上的碗跌落在洗碗槽裡,碎了。

 

他的頭倚在我的肩膀,我發現我的肩膀溼了。

 

是他的眼淚嗎?我才想要回過頭去時,他卻說:「不要動。」

 

哽咽的聲音,說明了那是他的淚水,不安在這個時候,把我吞噬殆盡,不管是什麼話,我都不想聽。

 

「她永遠都沒有辦法醒過來了。」他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著。

 

我的心臟停止跳動,她永遠都沒有辦法醒過來了?

 

他哽咽的繼續說著,「我不應該妄想自由,早在結婚那時候,我就已經失去自己,這輩子我早就註定不能擁有幸福的權利。」

 

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的奪眶而出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現在什麼都沒有辦法給妳。」當他說了這一句話,我知道我失去他了。

 

而且是永遠的失去他。

 

我的淚水滴在他的手上,他抱的我更緊,但這都沒有辦法,安慰我們。

 

「對不起。」

 

他說了這句話後,放開了我,也離開了我。

 

而我只能站在洗水檯前,讓我的哭泣的聲音和水聲,一同流著,如果可以,順便帶走我的悲傷。

 

 

但,悲傷誰也帶不走,我用了安眠藥,生活了幾天,因為我不想要自己醒著。

 

當我醒著的時候,不斷響起關旭對我說的那三個字,「對不起」,那會讓我的心好痛好痛。

 

幸福對我來說,為什麼這麼的難?

 

   眼淚已經不是我能控制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流著眼淚,只知道自己的心,承受著很大的傷痛,快要不能呼吸。

 

   這一切的一切都來的這麼快,也消失的這麼快。

 

   我坐在客廳,看著海綿寶寶,眼淚流著,不停的說服自己,這將會是最後一次哭泣,何凱茜的眼淚就流到今天為止。

  

   從明天開始,我要變回原本堅強的何凱茜。

 

   這一切的一切,會被我埋在心裡,我永遠都會記得他,那個只屬於我短暫的關旭。

 

   那個我曾經愛過的關旭。

 

   三天後,我整理了行李,決定要搬回家裡,把行李搬上車時,看到房屋仲介人員,正在房子外貼著大大的售字。

  

   忍住翻騰的情緒,我看著售字,更加的明白,這一切真的結束了。

 

   我發動車子,離開這裡、離開曾經和他相處過的地方。

 

   打開家門,回到熟悉的地方,看到原本屬於我的地方,變了一個樣子,我想生氣卻沒有辦法生氣。

 

   我的母親,倔強的母親,我怎麼會忘記,她這麼自大的人,會這樣甘心離開,總是要留下什麼,才是她的風格。

 

   我拿起手機,傳了封簡訊給她,十年來的第一封。

 

   「我真的很討厭妳自以為是的蕾絲。」

 

   我的床單、桌巾、窗簾都鑲上了蕾絲,從以前她就希望我像個公主,但我不是公主,以前不是,現在也不可能會是。

 

   把所有的傢俱重新整理了一遍,換上我最愛的紅色絲質被單,紅色沙發套,紅白相間的窗簾,紅色平靜了我的心。

 

   就這樣回到原點吧!

 

   我告訴自己,讓一切重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