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要臉!」一個女人的聲音,突然大吼著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拉回自己的焦距,把視線放在這個莫名奇妙的女人,沒想到這個女人竟是前二天在便利商店撒野的女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到底是什麼巧合?這次已經是我第四次看到她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次看到她站在大馬路上打男人、一次看到她在對面公園,前二天才看到她在便利商店發神經的樣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現在,我居然被她了一巴掌。

 

「妳幹嘛亂打人?」我很不客氣的推了她一下,敢打我何凱茜巴掌的,她是第一個。

 

她沒有回答我,衝到我面前就抓了我的頭髮,使勁的抓,邊抓邊罵著:「不要臉、不要臉,妳為什麼這麼不要臉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只知道自己再不反擊,我的頭就要痛死了,學過跆拳道的我,用手肘頂著她,再用力的把她給推開,這一推讓她跌坐在客廳的沙發旁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到底是誰?我根本不認識妳,為什麼隨便打人?」我生氣的罵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沒想到,她拿起桌上的煙灰缸,就朝我丟過來,我來不及閃,只能用手擋,那煙灰缸在砸到手的瞬間,變成玻璃碎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手一陣火熱,然後鮮血開始湧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我一點都不覺得痛,那些痛都被我的怒氣給取代,現在只想好好教訓這個莫名奇妙的女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衝到她旁邊去,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,受傷的手傳來的刺痛,我也不在乎,只想把她給趕出去,「憑什麼亂打人,再這樣我要叫警察了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她發瘋的叫著,「妳去,去把警察給叫來,這樣我就可以順便告妳通姦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吼完了之後,又一把把我推倒在地上,然後又開始往我身上打著,今天一整天已經讓我累到沒有力氣反擊了,用手包著傷口,不讓血再繼續滴在地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突然之間,身上的重量不見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張開眼睛,看到關旭就站在我面前,和那個女人對視,我用盡力量站了起來,卻聽見讓我完全不能呼吸的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個女人對著關旭說:「老公,你打算一輩子不回台北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老公兩個字,讓我失去了意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關旭沒有回答,我看著他的背影,再看到她,然後全身發抖,他是在便利商店時,挨她巴掌的那個男人。

 

這實在太可怕了,難道我何凱茜,只會愛上有婦之夫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還是你還沒得到教訓?」那女人冷冷的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關旭突然生氣的說:「妳夠了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是你夠了?你到底要怎樣?你應該很清楚,這輩子我們都是要在一起的,我給你最後的期限,三天後馬上回台北,不然下場會是什麼,我們都知道。」她的表情比那天在便利商店斥責店員的表情,還要可怕、扭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突然又走到我面前,關旭把我拉到他身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不屑的笑著,「妳最好離我老公遠一點,他這輩子都是我的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說完後,她踩著高傲的腳步離開,留下這一室的狼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而我只能想過著她說過的話,一字一字的逐一理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她離開後,關旭轉過身來,我突然不知道怎麼面對他的臉,急忙把頭低下,他看著我手上的傷口,然後罵了一聲,「SHIT

 

        衝進去浴室拿了一堆衛生紙包住我的手,對我說:「傷口有點深,先去醫院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坐在車上,我們兩個一句話都沒有說,我只能從後照鏡看他,他看起來臉色好很多,燒退了後,精神也好多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完全沒有想到,手背上那條傷口有這麼長又這麼深,當醫生清理傷口時,那血還是繼續流著,關旭的表情一直都很凝重,不停的問醫生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醫生跟他再三確認過,不會有問題,他才停止發問。

 

   最後,還是縫了五針才離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直到回家的路上,才開始感覺痛,而從剛剛到現在,我們兩個一句話都沒有交談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心中充滿問號,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過了一會兒,先開口的,還是關旭,看著我的手說:「手痛嗎?」

 

他突然的出聲,我嚇了一下跳,趕緊清了清喉嚨,回答著:「還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之後,又陷入了沉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沉默一直持續,到我下了車,進了家門,我們依然沒有說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一片黑暗的客廳裡,思索著今天發生的事,這一切都來的不可思議,如果那個女人是關旭的老婆,那就是我今天在配偶欄上看到的那個名字,黃子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,關旭不是離婚了嗎?為什麼還會有老婆出現?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的心很恐慌,好不容易可以從林君浩那段關係解脫,卻又把自己推入另一個深淵,而這一個黑洞,比我想像的還要深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我看到林君浩太太時,感受的到是背叛,而今天她的出現,我感受到的,卻是好深好深的心痛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對關旭的喜歡,超乎我自己的想像,這讓我很不安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整整一天沒有進食,胃痛喚回我的思緒,我起身想走到廚房幫自己泡一杯咖啡時,關旭在門外大吼大叫我的名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何凱茜~開門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真是會被他打敗,我開了門,對他說:「有電鈴這種東西不是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舉了舉雙手拿著的鍋子,「沒辦法按,我只剩下這張嘴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閃了身讓他進門,他把鍋子放在桌上,然後進廚房張羅碗筷,看著他在這裡熟練的身影,我竟有種想哭的衝動。

 

他打開鍋蓋,一陣香味開始在客廳蔓延,體貼的盛了一碗放在我面前,「我煮了海鮮粥,先來吃點東西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那碗熱騰騰的粥,卻一口也吃不下,為什麼他可以裝著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?

 

        看著我一口都沒動,他突然說,「手還在痛嗎?還是要我餵妳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急忙回答,「不用了。」開始用著沒有受傷的左手勉強的吃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知道妳有很多問題想問,吃完隨便妳問。」他又開了電視看著海綿寶寶,邊吃邊說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用最快的速度,把那碗粥吃掉。

 

他收拾碗筷後,坐到我面前,我看著他,對於將會知道接下來的答案,竟開始覺得緊張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要問嗎?我可以承受答案是什麼嗎?還是假裝這一切都沒有發生?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卻先開口了,「我要先說謝謝和對不起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抬頭看著他,不明白他在說什麼,他隨即開始解釋,「今天很謝謝妳沒有丟下生病的我,我以為妳那麼討厭我,會讓我自生自滅。」

 

我沒有回答,我並不討厭他,甚至愛上他了

 

  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,接著說:「還有剛剛的事,真的非常的對不起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他臉上帶著嚴肅又哀傷的表情,是我見過的第一次,為什麼表情這麼的痛苦?

 

        最後,我還是忍不住問了,「她真的是你太太嗎?」

 

   他看著我,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,然後我感覺到身體的血液完全凍結,心好像也忘了跳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很抱歉她對妳做了這些事。」他說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,對自己感到抱歉,為什麼這麼快又愛上一個人,依然是我無法擁有的人,他不能擁有的原因不是因為離過婚,而是還沒離婚。

    

生著莫名奇妙的氣,忘了自己的手受了傷,用力的拍著桌子對他說:「你是有婦之夫,本來就不應該和單身女子太過接近,所以你不應該買東西給我吃,不應該對我好,而且不應該這個時候還在這裡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拍桌子時那一下,我感覺到裡面骨頭就像要散了一樣,我還是咬著牙,對他的行為進行控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馬上走到我旁邊,然後吼著我說:「妳瘋了嗎?傷口又裂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真的不想要再看到他小心翼翼看著我傷口的表情,那會讓我完全崩潰,「不關你的事,你回去,而且拜託你以後不要再我面前出現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推著他離開,血從包紮好的繃帶滲出,染上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

他拉著我的雙手,制止著我,「妳不要再這樣了,傷口一直在流血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傷口一直在流血,但我不在乎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回去好不好,離我遠一點好不好,拜託你可以嗎?」我試圖想要掙開他,但他卻不放手。

 

除了這樣,我再也想不出其他離開他的方法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但卻在我掙扎之餘,他將我往前拉,然後緊緊抱住我,「我曾經想這樣做,但我做不到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在他懷裡,傻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但是我不能擁有妳。」他在我耳邊說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句話,我醒來,推開了他,我看著他,心痛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我這十二年來,第一次如此憎恨自己的身份。」他對著我說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終究,我還是為他流下了眼淚,「知道自己的身份,為什麼還要為我做這麼多的事,玩弄別人的感情很好玩嗎?就在我發現自己對你的感覺之後,你居然已經有老婆,你覺得這樣好玩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最後,我還是說出口,也許坦白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唯一方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知道嗎?當我們第一次在酒吧外撞到時,我看到了妳的眼神,和我一樣受過傷的眼神,我完全忘不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後來的發展,我自己也很意外,為什麼會這麼的巧合,以為那一夜過後,我們不會再有交集,卻沒想到,妳居然就在隔壁,我看到妳受著傷,堅強的擦著自己的眼淚,這一切的感覺來的太快,我自己也沒有辦法控制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聽著他的話,我哭著,這一切都是錯的,從一開始就錯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拿著衛生紙幫我擦去眼淚,「我只想待在妳身邊看著妳開心,希望妳遇見對的另一半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夠了~可以不要再說這些這麼冠冕堂皇的話了嗎?」說這些都無濟於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摸著我的頭,我看到他的眼眶含著淚水,「我只是想告訴妳,這不是玩弄感情,因為我也陷進去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聽著這句話,我的眼淚卻掉的更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還會動心,本來打算就這樣過一輩子,但是,凱茜,妳是我這十二年來,第一次讓我憎恨自己身份的人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聽著他的話,只覺得這一切都是笑話,「講這些都沒有用,你和林君浩都一樣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不,不一樣,因為我沒有選擇權,他可以選擇結婚的對象,但是我不能。」他回答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擦去眼淚,不明白他到底在說些什麼,而這十二年來的身份,意謂著他結婚十二年了嗎?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意思?」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妳願意給我十分鐘嗎?」他問著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點了點頭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先幫我處理了剛剛又裂開的傷口後,拿了條熱毛巾幫我擦了臉,又倒了杯牛奶給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才回到位置上,我們就這樣對坐著,我才發現他看著我的眼神,其實很不一樣,我竟開始臉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結婚十二年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聽到他證實這件事,也讓我倒抽了一口冷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唸大學時,她是我的學姐,對我很照顧,我一直以為只是單純的學姐照顧學弟,後來她畢業的時候,辦了一個party,邀請大家去她家玩,大家很開心,不知不覺喝多了,結果一覺醒來,她睡在我旁邊,沒穿衣服的那種。」

 

        我瞪了他一下,為什麼忽然之間又白目了?

創作者介紹

SHARON.WORD.WORLD

雪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